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醫學論文 > 不同情緒調節策略及應對方式對糖尿病心理痛苦的影響

不同情緒調節策略及應對方式對糖尿病心理痛苦的影響

時間:2020-03-20 11:54作者:劉安諾 蔣燕 潘政雯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不同情緒調節策略及應對方式對糖尿病心理痛苦的影響的文章,糖尿病心理痛苦是糖尿病患者所特有的、在面對糖尿病生活(如疾病管理、疾病支持、情感負擔、治療途徑等方面)時產生的一系列負性情緒反應。

  摘    要: 目的 調查糖尿病患者心理痛苦現狀,并分析情緒調節策略、應對方式對糖尿病患者心理痛苦的影響。方法 采用便利抽樣法,運用情緒調節問卷、醫學應對方式問卷和糖尿病心理痛苦量表對2017年8月—2018年2月在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內分泌科住院的202例糖尿病患者進行調查,采用單因素分析、Pearson相關分析和多元線性回歸分析探討糖尿病患者心理痛苦的影響因素。結果 糖尿病患者心理痛苦總得分為(32.82±1.54)分,40.10%的患者存在中度及以上糖尿病心理痛苦。單因素分析結果顯示,病程小于等于5年和不規律體育鍛煉的患者糖尿病心理痛苦得分更高(P<0.05)。相關分析結果顯示,糖尿病心理痛苦與認知重評、面對、回避呈負相關(r=-0.386、-0.443、-0.140,P<0.05),與表達抑制、屈服呈正相關(r=0.500、0.522,P<0.05)。多元線性回歸分析顯示,認知重評、面對、回避能負向預測糖尿病心理痛苦程度(P<0.05),表達抑制、屈服能正向預測糖尿病心理痛苦程度(P<0.05)。結論 糖尿病患者的心理痛苦水平有待改善,情緒調節策略和應對方式是影響糖尿病心理痛苦的重要因素。醫務人員在臨床進行健康宣教時,應重點關注短病程及不能做到規律鍛煉的糖尿病患者的心理狀況,并重點給予心理輔導,同時鼓勵患者增加情感表露,改變對疾病的認知,增加疾病應對的積極性,以減少疾病給患者帶來的心理困擾。

  關鍵詞: 糖尿病; 心理痛苦; 情緒調節策略; 應對方式;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situation of diabetic patients with psychological distress, thus to analyze the effects of emotion regulation strategies and coping modes on their psychological distress. Methods A total of 202 diabetic patients hospitalized in the Endocrinology Department of the First Affiliated Hospital of Anhui Medical University from August 2017 to February 2018 were investigated with the Emotion Regulation Questionnaire, Medical Coping Mode Questionnaire and Diabetes Distress Scale by convenience sampling;then univariate analysis, Pearson correlation analysis and multiple linear regression analysis were performed to investigate the influence factors of psychological distress in diabetic patients. Results The total score of psychological distress in diabetic patients was(32.82 ± 1.54) points, and 40.10% of diabetic patients had psychological distress in moderate degree and above. According to the univariate analysis, the patients suffered from diabetes not more than 5 years and irregular in physical exercise had a higher score of psychological distress(P<0.05). According to the correlation analysis, the psychological distress in diabetic patients was negatively correlated with cognitive reappraisal, confrontation, and avoidance(r=-0.386,-0.443,-0.140, P<0.05) and positively correlated with expression inhibition and yield(r=0.500, 0.522, P<0.05). According to the multiple linear regression analysis,cognitive reappraisal, confrontation and avoidance could negatively predict the degree of psychological distress in diabetic patients(P<0.05), while expression inhibition and yield could positively predict the degree of psychological distress in diabetic patients(P<0.05). Conclusion The level of psychological distress in diabetic patients needs to be improved; emotion regulation strategies and coping modes are important factors affecting psychological distress in diabetic patients. Therefore, medical workers should focus on the psychological status of diabetic patients with short course of disease and irregular in physical exercise and provide psychological guidance when carrying out health education in clinical practice. Meanwhile, they should encourage patients to express more feelings, change their cognition of the disease, and motivate patients to fight the disease, so as to reduce the psychological distress caused by the disease to patients.

  Keyword: Diabetes; Psychological distress; Emotion regulation strategies; Coping modes;

  糖尿病心理痛苦是糖尿病患者所特有的、在面對糖尿病生活(如疾病管理、疾病支持、情感負擔、治療途徑等方面)時產生的一系列負性情緒反應[1]。國外研究發現,約18%~45%的糖尿病患者存在糖尿病心理痛苦[2]。我國研究發現,糖尿病心理痛苦的發生率為42.15%~83.50%[3,4]。糖尿病心理痛苦嚴重影響糖尿病患者的自我管理行為、血糖控制水平和生存質量[5]。為了降低糖尿病心理痛苦的發生率,找出糖尿病心理痛苦發生、發展環節中的可控因素極為關鍵。有研究發現,負性情緒的產生與情緒調節功能有著密切關系[6]。情緒調節是指個體對情緒發生、表達以及體驗施加影響的過程,是影響個體心理調適結局的重要應對方式,主要包含認知重評及表達抑制兩種策略。采用認知重評的患者會產生更多的積極情緒,較少體驗到消極情緒。表達抑制則是通過抑制情緒產生行為而減少對情緒的體驗,然而,抑制負性情緒的表達會加重負性情緒體驗,產生更嚴重的心理問題[7]。研究表明,個人應對方式對糖尿病患者心理健康水平有著重大影響[8]。積極的應對方式會使患者產生樂觀等正性情緒,從而有利于克服疾病所帶來的各種困難,而患者采取消極的應對方式則使得問題依舊無法解決,始終困擾患者身心健康[9]。因此,本研究通過調查糖尿病患者心理痛苦、應對方式及情緒調節策略的現狀,并分析不同情緒調節策略及應對方式對糖尿病心理痛苦的影響,為臨床醫護人員促進糖尿病患者心理健康提供實證依據。
 

不同情緒調節策略及應對方式對糖尿病心理痛苦的影響
 

  1、對象與方法

  1.1 、對象

  采取便利抽樣法,選取2017年8月—2018年2月在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內分泌科住院的糖尿病患者為研究對象。納入標準:根據1999年WHO診斷標準,確診為糖尿病;年齡18歲以上;知情同意并自愿參加研究。排除標準:有急性糖尿病并發癥;癡呆及精神疾病;合并其他嚴重疾病;妊娠糖尿病。

  1.2、 方法

  1.2.1、 研究工具

  1.2.1. 1、 一般資料問卷

  采用由研究者自行設計的一般資料問卷,包括年齡、性別、文化程度、婚姻狀況、體育鍛煉、病程、治療方式、空腹血糖及糖化血紅蛋白等。

  1.2.1.2、糖尿病痛苦量表

  采用由美國心理學家Polonsk等[10]在2005年研制的糖尿病患者心理痛苦量表(diabetes distress scale,DDS)。量表共有4個維度、17個條目,分別為情感負擔(5個條目)、醫師相關痛苦(4個條目)、生活規律相關痛苦(5個條目)及人際關系相關痛苦(3個條目);每個條目采用Likert 6級計分法,從沒有問題到非常嚴重的問題依次賦值1~6分,總分為17~102分,分數越高代表患者相關的心理困擾越嚴重。參照Fisher等[11]制訂的評分標準,將條目平均分2.0作為分割點,<2.0分計為無痛苦,2.0~3.0分計為中等痛苦,>3.0分計為重度痛苦。本研究中該量表的Cronbach'sα系數為0.815。

  1.2.1. 3、 醫學應對問卷

  采用由Feifel等[12]編制、姜乾金等[13]修訂的醫學應對問卷。問卷共有3個維度、20個條目,分別為面對(8個條目)、回避(7個條目)及屈服(5個條目);3個維度單獨計分,維度得分越高,代表該患者越傾向于采用該種方式應對疾病。本研究中3個分量表的Cronbach'sα系數分別為0.747、0.801、0.783。

  1.2.1. 4 、情緒調節問卷

  采用Loannidis等[14]在2003年編制的情緒調節問卷,該問卷由10個條目構成,主要測量個體使用認知重評和表達抑制兩種情緒調節策略的頻率。情緒調節問卷包括認知重評(6個條目)和表達抑制(4個條目)2個維度,每個條目采用Likert 7級計分法,從非常不同意到非常同意依次賦值1~7分,得分越高,表明使用該種情緒調節策略的頻率越高。本研究中2個分量表的Cronbach'sα系數為0.811、0.856。

  1.2.2、資料收集方法

  向患者解釋研究目的、意義后,由調查員采用統一的指導語向患者說明問卷填寫方法和注意事項,由患者自行填寫。患者填寫完成后當場收回,調查員及時檢查、核對。對于因文化程度較低等無法自行填寫者,由調查者采用相同的話語詢問后代為填寫。本研究共發放問卷210份,回收208份,回收的問卷中剔除無效問卷6份,回收有效問卷202份,有效回收率為96.1%。

  1.2.3、 統計學方法

  采用EpiData 3.1進行資料錄入,采用SPSS 21.0進行數據分析,計量資料中符合正態分布的采用均數±標準差進行描述,計數資料采用頻數、構成比進行描述;服從正態分布、方差齊性的計量資料比較采用獨立樣本t檢驗或方差分析;服從雙變量正態分布的定量資料的相關性分析,采用Pearson相關分析;用多元線性回歸分析情緒調節策略、應對方式對糖尿病心理痛苦的預測效應。研究采用雙側檢驗,以P<0.05表示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研究對象的一般資料

  納入分析的202例患者中,男126例(62.38%),女76例(37.62%);年齡20~85歲,平均年齡為(51.87±12.68)歲;病程1~33年;小學及以下文化程度59例(29.21%),初中49例(24.25%),高中及中專47例(23.27%),大專及以上47例(23.27%);已婚176例(87.13%),未婚或離異26例(12.87%);規律參加體育鍛煉93例(46.04%),不規律參加體育鍛煉109例(53.96%)。

  2.2 、糖尿病患者心理痛苦、情緒調節策略及應對方式現狀

  糖尿病患者心理痛苦總得分為(32.82±7.54)分,40.10%的患者存在中度及以上糖尿病心理痛苦。其中,54.95%的患者存在中重度的情感負擔,62.87%的患者存在中重度的醫師相關痛苦,18.81%的患者存在中重度的生活規律痛苦,23.76%的患者存在中重度的人際關系痛苦,詳見表1。應對方式中,應對維度總得分為(18.03±3.47)分,條目均分為(2.25±0.43)分;屈服維度總得分為(9.92±2.02)分,條目均分為(1.98±0.41)分;回避維度總得分為(16.39±2.53)分,條目均分為(2.34±0.36)分。情緒調節策略中,認知重評維度總得分為(29.40±6.89)分,條目均分為(4.90±1.14)分;表達抑制維度總得分為(13.63±5.33)分,條目均分為(3.41±1.33)分。

  2.3、 不同人口學特征患者的糖尿病心理痛苦得分比較   ,見表2。

  2.4 、情緒調節策略、應對方式與糖尿病心理痛苦的相關性分析, 見表3。

  2.5、 糖尿病心理痛苦的多元線性回歸分析

  以糖尿病心理痛苦為因變量,將病程、體育鍛煉、認知重評、表達抑制、面對、回避、屈服設為預測變量納入回歸方程進行多元線性回歸分析,結果顯示,認知重評、面對、回避能夠負向預測糖尿病患者的心理痛苦程度,表達抑制、屈服能夠正向預測糖尿病患者的心理痛苦程度,詳見表4。

  3 、討論

  3.1、 糖尿病患者心理應對策略現狀

  本研究結果顯示,糖尿病患者的應對方式中回避維度的得分高于國內常模水平[13]。對于糖尿病等慢性病,患者終身處于帶病狀態,且需要長期花費大量的精力和物力,因此,很多糖尿病患者都會有回避得病的想法和做法,從而回避應對方式得分較高。情緒調節策略中,認知重評的得分高于其他疾病,表達抑制得分低于其他疾病相關報道[6],說明相較于其他疾病而言,糖尿病患者在使用情緒調節策略時更愿意使用認知重評而不是表達抑制。原因可能為大多數糖尿病患者都能夠與疾病和平共處,且糖尿病本身對正常生活影響不大,當患者從認知上接受了得病這一事件后,就會采用積極的視角來看待疾病。研究結果還顯示,40.10%的患者存在中度及以上糖尿病心理痛苦,低于徐慧文等[15]的研究結果,分析原因可能為本研究調查對象為住院患者,住院過程中醫護人員會關注患者的心理健康,能夠及時發現并解決疾病所帶來的相關心理問題,且住院時同一病房患者,能夠相互討論疾病及表達自己的情感,因此,多數患者的心理痛苦程度較低。研究發現,醫師相關痛苦和情感負擔所占比例較高,分別為62.87%、54.95%。調查過程中發現,大多數患者表示沒有一個能夠長時間定期隨訪的醫師,一方面因為目前國內醫護人員短缺、醫療資源有限;另一方面也與患者門診隨訪的依從性較差有關。由于糖尿病是一種慢性終身性疾病,需要患者長時間花費精力和財力,對患者帶來了巨大的精神和經濟負擔,因此,多數患者會出現情感負擔較重現象。研究結果表明,在糖尿病人群中采取消極的應對策略較為普遍,多數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健康問題,這提示醫護人員需重視這些現象,同時積極尋找解決策略以最大化地減輕糖尿病患者的不良心理問題。

    表1 糖尿病心理痛苦得分及分布情況

  表1 糖尿病心理痛苦得分及分布情況

  表2 不同人口學特征患者糖尿病心理痛苦及各維度得分比較
表2 不同人口學特征患者糖尿病心理痛苦及各維度得分比較

  表3 情緒調節策略、應對方式與糖尿病心理痛苦的相關分析

  表3 情緒調節策略、應對方式與糖尿病心理痛苦的相關分析

  表4 糖尿病心理痛苦的多元線性回歸分析
表4 糖尿病心理痛苦的多元線性回歸分析

  注:R2=0.521,校正R2=0.503,F=30.111,P<0.001

  3.2、 病程短及不規律體育鍛煉的糖尿病患者心理痛苦程度高

  研究結果顯示,病程短和不能做到規律體育鍛煉的患者糖尿病心理痛苦程度較高(P<0.05)。病程較短的患者對疾病的發生、發展及治療等情況認知不足,容易產生焦慮、痛苦等負性情緒。本研究中體育鍛煉對糖尿病患者的影響與郝書婕等[3]的研究結果一致。分析原因可能是因為積極參與體育鍛煉一方面增加社會交往,改善患者的人際關系,減輕了情感負擔;同時運動也有利于糖尿病本身的管理,促進患者以更加積極的方式生活,降低了患者生活規律相關的困擾。研究結果提示,臨床醫護人員應重點關注病程短患者的心理狀況,加強心理輔導,同時鼓勵患者結伴運動,并教授患者正確的體育鍛煉方式。

  3.3、 認知重評、面對及回避能負向預測糖尿病心理痛苦程度

  研究結果顯示,認知重評、面對、回避能負向預測糖尿病心理痛苦程度(P<0.05)。可能原因為認知重評是一種先行關注的調節策略,當患者使用此種情緒調節策略時,個體會積極主動地改變對情緒事件的理解,并在攜病生存過程中,采納較多的積極觀點,完善自身對患病這一事實的認識和理解,從而降低負性情緒的發生[16]。應對方式本就是壓力情景下保持身心健康的一種手段[17]。因此,積極的應對方式會降低負性情緒的產生。本研究結果顯示,回避型應對方式的患者可能產生更低的心理痛苦,這一結果與Iturralde等[18]的研究結果相反,可能原因是對青少年而言回避型的應對方式是通過拖延去解決問題,擺脫與問題相關的情緒和想法,或者淡化問題所帶來的直接效應與嚴重后果;對成人而言,回避型應對方式可以幫助成人暫時忘掉疾病所帶來的痛苦,避免精神崩潰,當維持情緒穩定后再尋求解決問題的新途徑。因此,護理工作者在糖尿病健康教育過程中,可以使用同伴支持策略、講述優秀榜樣,讓患者正確認識糖尿病,并在患病這一事實中尋找積極的影響,并采取積極的措施應對疾病帶來的一系列生理及心理問題,從而提高患者的心理健康水平。3.4表達抑制和屈服能正向預測糖尿病心理痛苦程度研究結果顯示,表達抑制與屈服能正向預測糖尿病心理痛苦程度(P<0.05)。一方面當患者得知自己患有終身不可治愈的疾病時,按照中國傳統思想,為了自我保護會抑制自身的情緒表達和流露,但這并不會減少患者悲傷、痛苦的情緒,反而會加重這些負性情緒體驗;另一方面,當個體采取表達抑制這一策略時,消極情緒無法表達出來,而消極情緒限制了個體的思維行動資源,使個體局限在當前的困境中不能看到積極的轉變,造成負性情緒始終困擾著患者;同時,屈服作為消極的應對方式雖然能短暫緩解患者突臨的壓力,但由疾病所帶來的不良后果并沒有得到解決,伴隨著疾病而來的生活方式、人際關系及情感方面的困擾依舊會存在[19],導致出現較高的心理痛苦。因此,護理工作者應該重視情感表露較少、疾病管理參與度較低的患者,采用授權管理等措施,鼓勵其積極表達自己的負性情緒,主動參與到自身的疾病管理中,以減少心理痛苦的發生。

  4 、小結

  病程短及不能做到規律鍛煉的糖尿病患者心理痛苦程度較高,糖尿病患者的情緒調節策略、應對方式對糖尿病心理痛苦具有一定的影響。這提示醫護人員在日常工作中對短病程、不能規律鍛煉的糖尿病患者予以重點關注,引導患者多采用認知重評策略去看待問題,鼓勵其及時表達或宣泄消極情緒,以緩解消極情緒對心理健康的不良影響,指導其采取積極的方式去應對疾病所帶來的不良后果。臨床護士還可以采取同伴支持、授權管理等干預方式,通過改變患者對疾病的認知,促進患者進行情感表露,增加其疾病應對的積極性,從而降低患者的心理困擾程度,改善心理健康水平。

  參考文獻

  [1]STANKOVIéc Z,JASOVIéc-GASIéc M,LECIéc-TOSEVSKI D.Psychological problems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clinical considerations[J].Vojnosanit Pregl,2013,70(12):1138-1144.
  [2]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Standards of medical care in diabetes-2014[J].Diabetes Care,2014,37(Suppl 1):S14-S80.
  [3] 郝書婕,周歡歡,袁曉丹,等.2型糖尿病患者心理痛苦評估及其相關因素分析[J].中國糖尿病雜志,2017,25(9):805-811.
  [4] 曹笑柏.基于社會支持的2型糖尿病患者心理痛苦對主觀幸福感的路徑分析[D].長春:吉林大學,2017.
  [5]LIN K,PARK C,LI M,et al.Effects of depression,diabetes distress,diabetes self-efficacy,and diabetes self-management on glycemic control among Chinese population with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J].Diabetes Res Clin Pract,2017,131:179-186.
  [6] 田亮,葉祥明,李厥寶,等.腦卒中患者的情緒調節方式和抑郁相關因素分析[J].中國康復醫學雜志,2017,32(8):923-927.
  [7] 邢怡倫,王建平,尉瑋,等.社會支持對青少年焦慮的影響:情緒調節策略的中介作用[J].中國臨床心理學雜志,2016,24(6):1079-1082.
  [8]BURNS R J,DESCH魭NES S S,SCHMITZ N.Associations between coping strategies and mental health in individuals with type 2 diabetes:Prospective analyses[J].Health Psychol,2016,35(1):78-86.
  [9]ALBAI A,SIMA A,PAPAVA I,et al.Association between coping mechanisms and adherence to diabetes-related self-care activities:a cross-sectional study[J].Patient Prefer Adherence,2017,11:1235-1241.
  [10]POLONSKY W H,FISHER L,EARLES J,et al.Assessing psychosocial distress in diabetes:development of the diabetes distress scale[J].Diabetes Care,2005,28(3):626-631.
  [11]FISHER L,HESSLER D M,POLONSKY W H,et al.When is diabetes distress clinically meaningful?:establishing cut points for the Diabetes Distress Scale[J].Diabetes Care,2012,35(2):259-264.
  [12]FEIFEL H,STRACK S,NAGY V T.Coping strategies and associated features of medically ill patients[J].Psychosom Med,1987,49(6):616-625.
  [13] 沈曉紅,姜乾金.醫學應對方式問卷中文版701例測試報告[J].中國行為醫學科學,2000,9(1):18-20.
  [14]IOANNIDIS C A,SIEGLING A B.Criterion and incremental validity of the emotion regulation questionnaire[J/OL].Front Psychol,2015,6:247[2015-03-11].https://doi.org/10.3389/fpsyg.2015.00247.
  [15] 徐慧文,陳璇.社區糖尿病患者心理痛苦與應對方式的相關性研究[J].中國護理管理,2016,16(11):1489-1492.
  [16] 陳玉鳳,楊圣楠,樓青青.糖尿病相關心理痛苦的研究進展[J].中華護理雜志,2015,50(3):354-359.
  [17] 黃山,景穎穎.缺血性腦血管病患者應對方式及影響因素的研究[J].上海護理,2017,17(6):30-33.
  [18]ITURRALDE E,WEISSBERG-BENCHELL J,HOOD K K.Avoidant coping and diabetes-related distress:Pathways to adolescents'Type 1 diabetes outcomes[J].Health Psychol,2017,36(3):236-244.
  [19]HUANG C Y,LAI H L,LU Y C,et al.Risk Factors and Coping Style Affect Health Outcomes in Adults With Type 2 Diabetes[J].Biol Res Nurs,2016,18(1):82-89.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双色球开奖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