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藝術論文 > 《摘棉花》墜子戲唱段分析和演唱技法

《摘棉花》墜子戲唱段分析和演唱技法

時間:2020-03-24 12:19作者:李倩倩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摘棉花》墜子戲唱段分析和演唱技法的文章,《摘棉花》唱詞講述了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期農村姐妹倆下地摘棉花的趣事,反映了那個時代女青年的戀愛觀和價值觀,歌頌了解放軍和工人階級的無私奉獻精神,也突出了解放后農民積極向上的生活態度。

  摘    要: 河南墜子,是河南傳統曲藝的代表,更是河南文化的“名片”。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河南墜子進入第一個發展高峰,以“墜子皇后”喬清秀為代表,唱片頻出,將河南墜子推向全國。《摘棉花》是曲藝家趙崢老師在1956年一唱成名的作品。其演唱時,在喬派墜子的基礎上進行了大膽的革新,唱腔輕快活潑、唱詞新穎不落俗套,畫面感很強。趙崢先生演唱風格自成一派,創立了“趙派墜子”,并培養出一大批優秀的墜子演員,又一次將河南墜子推向了高峰。作為新一代民族聲樂學習與演唱者,筆者于2018年參與河南省藝術基金舉辦“河南墜子中青年人才培養”項目時演唱了《摘棉花》,在科學發聲方法的平衡上與作品風格把握方面頗有感觸,欲成此文。

  關鍵詞: 河南墜子; 傳統曲藝; 河南文化; 《摘棉花》;

  一、河南墜子《摘棉花》作品簡介

  《摘棉花》是趙崢作曲并首唱的墜子作品。趙崢,1925年生于河南開封。從事河南墜子事業近半個世紀,創作曲目近百段。《摘棉花》唱詞講述了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期農村姐妹倆下地摘棉花的趣事,反映了那個時代女青年的戀愛觀和價值觀,歌頌了解放軍和工人階級的無私奉獻精神,也突出了解放后農民積極向上的生活態度。該作品在作曲上,采用自由散板起腔,句式自由,節奏歡快,曲調輕快活潑。開頭“太陽出來滿天霞……她們下了地去摘棉花”短短幾句唱詞,直接勾勒出一副輪廓鮮明的畫面,讓觀眾走進一個朝霞滿天、空氣清新、一派生機勃勃的新農村中去。趙崢老師原唱段通過姐妹二人在棉花地的對話,將解放軍戰士和工人階級對人民的貢獻,在唱詞當中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整個唱段豐富飽滿!因時代的進步,后人在傳唱時,將姐妹倆對話的細節進行了刪減,只是象征性地提到了解放軍和工人階級對人民生活的貢獻,不再展開演唱,使作品更加符合時代性,顯得唱段沒那么冗長,使觀眾的畫面感停留在雪白的“棉花地”里,留下足夠的想象空間更耐人尋味!

  二、《摘棉花》唱段分析

  曲藝作品的涉獵,不僅是對聲樂學習面的拓展,更是中華文化傳承的一種方式。《摘棉花》這類經典的曲藝唱段,具備了河南墜子——以口語說唱故事、第三人稱敘述為主、一人多角色、人物跳進跳出的突出特點。演唱前對作品唱段的解讀是唱好作品必要的案頭工作。

  《摘棉花》講述的是解放初期一對年輕姐妹倆在朝霞滿天的清晨,下地摘棉花的趣事。由唱詞“太陽出來滿天霞”可以確定時間是在夏季的某天清晨。棉花的成熟一般是在七八月份,正值炎炎夏日,第一句唱詞就把人帶入朝霞滿天、涼爽的清晨。該句由歡快的小快板做引子,自由散板進入唱詞,給人一種朝氣蓬勃、欣欣向榮之感,作品輕快、喜悅的感情基調得以確立。緊接著故事又交代了主人公的年齡“小大姐今年十九歲,小二姐過罷了新春剛剛的才十八”,兩個年齡相仿的姐妹是青春的代表、希望的象征。同時墜子“一人多角色”的特點也得以體現,一個人演唱時,小大姐和小二姐的年齡、性格特點應該區分開來,這樣才能將人物表現得更鮮明。“沒有燙頭也不是剪發,她們就把那個小辮扎,下身穿花布的褲子,上身本是紅小褂,有一條白毛巾就把竹籃搭”短短幾句唱詞,兩個亭亭玉立、形象鮮明的姐妹倆躍然于舞臺上。這就是河南墜子的獨到之處,寓故事、人物于唱詞之中盡顯。緊接著,“枝兒壯、棉桃大,白生生的滿地花,風吹著花棵嘩啦啦”涼爽的夏風、一派豐收的棉花地,這喜人的景象象征著祖國的發展形勢大好。姐妹二人聊起天來,將整個場景豐富起來,畫面由遠及近,我們聽到大姐說“妹妹,今年的棉花好,多虧你的姐夫他,他成了那個棉花狀元咱們農民的科學家”,二姐也不甘示弱“俺的那個他,也不差,守邊防、保國家,明晃晃的獎章就在胸前掛”,二人聊起自己的對象時滿是驕傲,一個是工人階級的代表,一個是解放軍戰士的代表。簡單樸實的話語中,將解放軍戰士和工人對人民生活的貢獻贊揚了一番,該作品積極向上的主題也得以升華:以小見大,通過農村女青年下地摘棉花的趣事,反映了解放后人民的美好生活,贊揚工人階級、解放軍戰士對人民的無私奉獻,也影射了黨的優越性。在21世紀的今天來看,這一趣味性十足的唱段依然富有較強的時代性。

  三、《摘棉花》的演唱處理

  (一)演唱音色的選擇

  著名歌唱家雷佳在自己博士畢業音樂會中說:只有突破唱法的界限,尋找適合作品的聲音,才能進入更廣闊的藝術世界。要把感情和精力放到作品本身,而不是糾結于唱法,才會找到想要的韻味,呈現出藝術的個性,才能受到老百姓的喜愛。很顯然,當今在聲樂演唱上已經打破了“民族、美聲、流行”唱法的界限,逐漸走向多元化。我們在演唱作品時要明確一點——不能被唱法禁錮,要在科學的發聲技巧支撐下,立足于作品的風格去演唱作品。
 

《摘棉花》墜子戲唱段分析和演唱技法
 

  十八歲的小姑娘,就不能用五十歲的聲音狀態及形體去演繹作品。因此,在演唱《摘棉花》時,要注意區分小大姐、小二姐的音色。性格、年齡不同,音色的把握上也要有所區分!

  唱段中小大姐和小二姐的年齡相差一歲,從年齡特征上來說,不容易區分她們的音色。但我們可以發揮想象進行二度創作,將二人的性格進行區分。解放后,農民的生活逐漸好轉,樸實是農村人特有的品質,農家人即使是一歲之差,姐姐相比妹妹總要過多地承擔家務、時刻起到模范帶頭的作用。而妹妹多半俏皮、機靈,雖比姐姐小一歲,卻有著不服輸的勁頭,因此,在該唱段中,筆者給姐姐的角色定位——沉穩、大方,妹妹——俏皮、機靈。前者偏向大支點的運用,音色線條明亮、寬廣,凸顯姐姐的大方、成熟;后者偏向小支點的運用,音色集中、脆亮,表現妹妹的俏皮、可愛。

  河南墜子是河南豫劇的前身,中國觀眾固有的審美觀念決定了其對明亮、靠前音色的追求。整個唱段并無特別高的音,演唱時歌唱通道不用開太大,歌唱嘴型要小,將聲樂的發聲技巧作為輔助,重要的是演唱的風格,不能丟掉“河南味兒”。

  (二)作品風格的把握

  演唱風格的準確把握是作品演唱的靈魂,其中演唱中速度、力度的處理以及“說”和“唱”的比例關系是關鍵。

  李漁在《閑情偶寄》一書中對作品演唱高低抑揚提出了要求:“曲文之中,有正字,有襯字。每遇正字,必聲高而氣長;若遇襯字,則聲低氣短而急忙帶過,此分別主客之法也”。演唱作品時正字、襯字在強弱虛實處理上需要注意。

  如:唱段中有幾處襯詞,“從那”“本是”“那個”“就在”“了”“的”等都是用來表現語氣或補足唱詞的虛詞,并無實際意義。演唱時可不必過于強調字,只將語氣感表達出來,自然地說著唱即可。反之“毛竹籃”“摘棉花”“花布褲子”“紅小卦”等具體事物,則在演唱時需要加以強調,突出語氣,將字交代清楚。“小二姐過罷了新春剛剛的才十八”這一句中“十八”在演唱時,對“十”字作為正字進行處理,加入笑聲,笑著唱出“十”字可以更加體現小女孩的俏皮可愛。

  清代徐大椿在《樂府傳聲》的《頓挫》一章中講到“唱曲之妙全在頓挫,必一唱而形神畢出,隔垣聽之,其人之裝束形容,顏色氣象及舉止瞻顧,宛然如見,方是曲之盡境。此其訣全在頓挫”同一段作品,要想唱出滿堂彩,其演唱中速度的松緊快慢、抑揚頓挫使人物感更加突出。如:“有一條白毛巾哩她們就把那個竹籃搭”“白毛巾哩她們”在速度上要稍慢,后回原速。這樣一緊一松的速度變化,體現了神秘感,令觀眾對“有一條”之后的唱詞有所期待,后又慢慢交代清楚“白毛巾”令觀眾豁然開朗之感。“有的是那棉花桃兒”在演唱時,一字一頓,緩著唱,要有顆粒感,體現姐妹倆在摘棉花時的愉快心情,也能表現出棉花桃一朵一朵的數量感。緊接著“有的也開了花”要跟得急促、唱出跳躍感,給人營造一種棉花長勢旺盛、應接不暇的畫面感。

  曲藝表達之使噱頭、抖包袱的技巧富有趣味性,使觀眾心中畫面感不斷,人物表現更鮮活,抑揚頓挫盡顯其中。如:小二姐夸完自己對象后,小大姐接了一句“咦,別說了,他呀,他是想看你嘞”這句“咦”對小二姐那句“看看他的爹,看看他的媽”的潛在意思表示反問,因此,在演唱時“咦”拉長語氣,“他呀”有點賣關子的意味,進而“他是想看你嘞”才是重點。此句在演唱時“他呀”要“弱”著說,后停頓兩秒再說出后面的“他是想看你嘞”,這使得人物內心得到更形象的外化,強調后者的目的也達到了。

  河南墜子是中國傳統的說唱藝術,強調“說為君、唱為臣”,其中“說”是主要的表現手段。唱段中有幾處是“說”著唱的,說得明白生動是主要目的。小大姐、小二姐介紹自己的唱詞要說著唱“小大姐今年”“小二姐過罷了”“沒有燙頭也不是剪發,她們就把那個小辮扎”這些語句不用按照譜面唱,因為譜面記譜也是按河南話的音調記錄的,因此演唱時按照打簡版的節奏,用河南話去“說”更顯得親切、更能體現風格。后接“大姐說:”“二姐說:”“前幾天來信啦,他說是今年探親要回家,看看他的爹,看看他的媽”“別說啦,他呀,他是想看你嘞”這些都要用河南方言來“說話”,說中有唱,唱中去說是河南墜子的本質特征,如若從頭至尾都在“唱”,唱段表達難免單一、死板、不能更好地表達情感、反映生活,也就丟失了墜子的風格性。

  本文僅以《摘棉花》為例,闡述了河南墜子的“唱”的一方面。河南墜子是中國傳統音樂中的曲藝音樂,在中原這片文化沃土生發并延續至今,以簡版、墜胡為主要伴奏樂器,表現手段豐富,要“說”得明白生動,要唱得優美動聽,一人分飾多角,角色轉換快且準,適當時機使噱頭,使整個舞臺表演趣味橫生,令觀眾回味悠長。另外,墜子表現內容與歷史、生活聯系密切,還需要演員具有厚重的歷史文化底蘊,以及對生活敏銳的觀察力、感知力。因此,河南墜子對演員的要求是極高的,需要歌唱演員具備一專多能的綜合素質,才能在舞臺上完整地呈現一段墜子表演。在文化多元的時代,傳統文化在快餐文化的發展下受到大量沖擊,作為新一代文藝工作者,更應該立足自身,從“根”做起。

  參考文獻

  [1] 中國民族聲樂論文集(第三集)[M],中國民族聲樂藝術研究會、第五屆全國民族聲樂論壇組委會,2011.12.
  [2] 中國民族聲樂論文集(第四集)[C],中國音樂學院.
  [3]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著,鄭雪萊譯.演員的自我修養(第一部)[M],中國電影出版社,2006.
  [4] 關瀛.演員創作素質訓練[M],中國戲劇出版社,2005.
  [5] 盧臻.一曲動京華——河南墜子《摘棉花》賞析[J].東方藝術,2001(04):57.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双色球开奖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