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英語論文 > 英若誠翻譯作品中視角轉換的應用及效果探究

英若誠翻譯作品中視角轉換的應用及效果探究

時間:2020-04-02 13:46作者:游玉萍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英若誠翻譯作品中視角轉換的應用及效果探究的文章,“翻譯是一項對語言進行操作的工作,即用一種語言的文本代替另一種語言的文本的過程”。語言是思維的外殼,與思維密切相關。所以,翻譯也是“運用一種語言把另一種語言所表達的思維內容準確而完整地重新表達出來的語言

  摘    要: 兼具文學性和舞臺性的戲劇,必然注重受眾效果。英語和漢語在各自發展過程中產生了種種差異,特別是思維的差異。在戲劇翻譯中,為了保證良好的受眾效果,視角轉換是重要手段。英若誠先生的戲劇翻譯作品經過實踐檢驗,受眾效果極佳,其中不乏從各個角度靈活應用視角轉換技巧的實例。因此,從視角轉換的角度出發,結合戲劇的特點和修辭學的受眾效果理論,學習英若誠先生視角轉換的應用,并分析其譯文的受眾效果,對戲劇翻譯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關鍵詞: 視角轉換; 受眾效果; 戲劇翻譯; 修辭學;

  Abstract: Drama is a kind of literature and attempted for performance on stage,which requires its sharp focus on audience effects. During the developments of English and Chinese, a variety of differences arise. Thus, in drama translation, shift of perspective become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means to ensure an audience effective translation. In Ying Ruocheng's translations which have been put on stage and received good audience effects, there are rich concrete examples of shift of perspective. Therefore, this thesis is to study Ying Ruocheng's application of the technique of shift of perspective and its audience effects, combined with the feature of drama and the audience-effect theories of rhetorics, which will open a new window to study drama translation.

  Keyword: shift of perspective; audience effects; drama translation; rhetorics;

  “翻譯是一項對語言進行操作的工作,即用一種語言的文本代替另一種語言的文本的過程”[1]1。語言是思維的外殼,與思維密切相關。所以,翻譯也是“運用一種語言把另一種語言所表達的思維內容準確而完整地重新表達出來的語言活動”[2]。也就是說,翻譯的轉換過程不是單純的語言活動,而是思維活動[3]3。視角轉換是在不同的思維方式下進行翻譯的重要手段,是清楚表達信息的必要條件,是實現對等翻譯的良好方法[4]150,是譯文產生良好受眾效果的常用技巧。所以,從視角轉換的角度來研究翻譯是必要的。

  重視受眾效果的戲劇具有雙重性,即文學性和舞臺性。戲劇劇本常以舞臺演出為目的,而“舞臺演出具有視聽性、瞬時性,受眾看演出時所聽到的對白無法重復、稍縱即逝”[5]。戲劇與文化亦緊密相連,其翻譯也必然是文化和思維角度的轉換。因此,要翻譯出受眾效果良好的劇本離不開視角轉換的應用。同時,戲劇翻譯研究備受冷落,從視角轉換的角度進行的研究更是不足,所以選擇這一角度具有一定的創新性。

  修辭學同樣重視受眾效果。在前期對古今西方修辭學大家亞里士多德、坎貝爾、惠特利、布萊爾、理查茲和伯克經典的受眾和受眾效果理論的研究中,得出了以下可以指導戲劇翻譯的受眾效果的含義:“一是譯文是否站在受眾的角度,翻譯時結合受眾的知識水平、鑒賞能力等情況,選擇當代的、普通的或流行的語言;二是譯文風格是否能表現情感和性格,利用語境,讓受眾更好地理解劇情、人物性格、戲劇要表達的主題等原文作者要表達的信息;三是譯文是否有足夠的引力和清晰度以愉悅受眾的想象、觸動他們的情感;四是譯文是否能產生原文作者、原文、譯文、演員和受眾之間的‘同一、認同’”[6]。

  因此,從視角轉換的角度出發,結合戲劇的特點和修辭學的受眾效果理論,分析英若誠翻譯作品中視角轉換的應用及其受眾效果,對戲劇翻譯研究具有重要的意義。
 

英若誠翻譯作品中視角轉換的應用及效果探究
 

  一、關于視角轉換

  (一)視角轉換的必要性

  語言是文化的載體和表現形式。華夏民族和印歐民族在長期的發展過程中,其不同的地域和自然環境、社會歷史背景、生活環境、生活習慣和習俗以及宗教信仰和文化背景的差異,導致漢語和英語的不同思維方式和獨特的表達方式。從人類思維的整體來看,思維方式具有時代性、區域性、社會性和民族性,四者呈網狀結構縱橫交錯[7]。同時,使用不同語言的受眾形成了對自己所屬的那個語言系統獨特表達方式的習慣性。所以,譯者在必要時需轉換表達的角度,使譯文更符合譯語的習慣,更易于被受眾接受,更有利于預期功能的實現[8]。

  換言之,任何一種語言在各自的歷史發展中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文化背景。在戲劇翻譯過程中,應該重視原文所反映的文化、歷史和思維方式,準確理解所譯語言的含義。同時,要考慮戲劇譯文的受眾對該譯文的接受程度,結合戲劇瞬時性、視聽性的特點,譯出利于受眾快速理解和接受的譯文。視角轉換是翻譯出受眾效果良好的戲劇譯文的重要工具之一,其應用是必要且頻繁的。

  (二)視角、轉換和視角轉換的含義

  “‘視角’是人們認知、看待、理解事物的角度,因此影響甚至決定人們的思想觀念”[9]。卡特福德認為,“轉換”是指原語進入譯語的過程中離開形式上的對應。卡特福德的“轉換”與中國學者翻譯研究中的視角轉換相一致[1]85。黃忠廉、李楚石把翻譯定義為“將甲語話語信息最大限度地轉換為乙語話語信息的思維過程和語言過程”。“轉是轉移,它將話語信息的內容從一種語言載體輸入另一種語言載體;換就是變換,它將信息內容從一種載體變換為另一種載體。”[3]3-4

  柯平認為,視角轉換就是“重組原語信息和表現形式,從原語不同甚至相反的角度來傳達同樣的信息”[10]。孫藝風、金惠康等翻譯家也持有相同的觀點。陳小慰認為,在深層結構層次上,不同語言間不乏共同之處,但在表現方式上,不同語言各不相同[11]。這就要求譯者在不涉及特殊文化背景因素的情況下,用譯語意義替代原語意義,重組原語信息的表層形式,轉換表達的角度。這就是“視角轉換”,即“視點轉換”。視角轉換的范圍比傳統的翻譯技巧“正說反譯,反說正譯”大得多,應包含其他與原文不同或相反的表達角度。張勤認為,視角轉換是指譯者在將原語譯成目的語的過程中,在結構上雖然大都采取對等翻譯,但在詞和語氣上采取截然相反的形式,從而極大增強譯文的靈活性、通俗性、可讀性,使譯文更符合目的語讀者的閱讀、理解、欣賞、認同等習慣[12]26。

  (三)視角轉換的分類

  卡特福德把轉換分為層次轉換和范疇轉換兩大類,其中范疇轉換又可以分為結構轉換、單位或階級轉換、類別轉換和內部體系的轉換[1]89。在此基礎上,不同的學者對視角轉換的內容提出了不同見解。何漂飄、徐飛認為,基于層次轉換的英漢翻譯包括數、體和時態三個方面的轉換;基于范疇轉換的英漢翻譯包括:其一,基于結構的轉換,即被動和主動語態的轉換、物稱主語和人稱主語的轉換、肯定與否定的轉換;其二,基于類別的轉換,即詞性的轉換;其三,基于單位的轉換,如把詞譯成短語、句子譯成短語或詞;其四,基于內部體系轉換[13]。張勤認為,視角轉換主要包括正反轉換、句式的轉換、主體的轉換和詞義的褒貶轉換四個方面[12]36-37。在之后的研究中,他認為視點轉換即視角轉換也可以通過著眼點的轉換、邏輯意義上的角度轉換和審美思維角度上的轉換來實現[14]。邵衛平認為,視角轉換包括肯定與否定、主動與被動、動態與靜態、人稱與物稱、抽象與具體、順向與逆向、主語與主題以及形合與意合九種轉換形式[15]。徐靈燕、楊成虎把翻譯對等分為思維對等、文化對等、情感對等和行為對等四個部分,并通過正反、主動與被動、人稱與物稱、動態與靜態、抽象與具體、替代與重復、省略、順向與逆向、形合與意合、主語與主題、句式轉換、詞義的褒貶、修辭這些視角轉換角度對英漢翻譯進行研究[4]151。

  基于以上分類,下文將選取英若誠先生常用、用得精妙,且前人研究較少涉及的視角轉換的具體技巧,分析其受眾效果,以探尋譯出受眾效果極佳的戲劇譯文的新路徑。

  二、英若誠的戲劇譯文中視角轉換的應用及其受眾效果

  (一)正反轉換

  “正反轉換是視角轉換的常見情形,其產生的原因在于中英文在概念命名、話題表述、情態表達、強調分布時的角度、側重面、著眼點和特征或描摹方式等方面存在差異”[16]。所以,“原文中正說的表達在翻譯時可能不得不處理成反說,也可能處理成正說反說均可,只是處理成反說更好一些,譯文會更通順更符合原意”[17]。這一策略常包括“肯定到否定,否定到肯定,由持中肯定到兩端否定,應答性詞語的肯否定逆向,以及意思相反或相對詞語之間的轉換”[18]102。英若誠先生的譯文可以提供實證:

  (1)馮金花:行了,行了,火上房似的,不怕人家笑話。

  Feng Jinhua: Calm down,the house is not on fire, don’t make a laughing stock of yourself!![19]54-55(肯定→否定)

  (2) Greenwald: You’re nervous.

  Maryk: Sure I am.

  格林渥:你緊張。

  瑪瑞克:沒法不緊張。[20]8-9(肯定→否定)

  以上兩例都是肯定到否定的轉換。例1中把“火上房似的”譯為“the house is not on file”這一否定的表達,去除了文化色彩鮮明的比喻,避免受眾理解困難,簡潔明了,利于創造直接的舞臺效果。例2中“Sure I am”并未譯成肯定的表達“我當然緊張”,而是轉換為否定的表達“沒法不緊張”,生動塑造出人物的無奈與擔心,利于創造更佳的受眾效果,符合修辭學的受眾效果理論。

  (3)常四爺:……收拾得好啊!大茶館全都關了,就是你有心路,能隨機應變地改良!

  王利發:別夸獎我啦!我盡力而為,可就怕天下老這么亂七八糟!

  Chang:… You’ve done it up well! All the large teahouses have close down. You’ve the only one sharp enough to make the most of the changes and reforms.

  Wang Lifa:Thanks for the compliment!I do my best, but if the country carries on in this mess, it will be all wasted![21]8-9(否定→肯定)

  (4)王利發:你呀,老大,比石頭還頑固!

  王大栓:好吧!我出去溜溜,這里出不來氣!

  Wang Lifa: Dashuan, you’re as stubborn as a mule!

  Wang Dashuan: Do what you like! I’ll take a walk. It’s too stuffy here![21]74(否定→肯定)

  以上兩例都是反說正譯,把否定譯成肯定。例3的轉換源于中英文化的不同:中國文化以謙虛為美德,對別人的夸獎習慣采取否定回答,以表現自己的謙虛;西方文化把別人的夸獎當成鼓勵,需表示感謝,所以把否定的“別夸獎我”譯成肯定的“Thanks for the compliment”順應了兩國不同的文化習俗,讓西方受眾易于理解。例4“這里出不來氣”這一否定句采用正譯“It’s too stuffy here”,譯文簡潔,能表現出大栓對王利發的指責的不滿和緊張的氣氛,利于原文、譯文、演員和受眾達到同一,創造良好的受眾效果。

  (5)Challee: It won’t cut any ice.

  Greenwald: No?

  查理:可是一點兒用也沒有。

  格林渥:是嗎?[20]160-161(應答性否定→肯定)

  例5是應答性詞語的否定和肯定的轉換。在回答反義疑問句時,英語考慮的是自己的答復是肯定還是否定,肯定用yes,否定用no。漢語恰好相反,首先是考慮命題是否正確,正確用yes,不正確用no。所以,在翻譯時需要進行轉換。如例5所示,no要轉換譯為“是嗎”,才能符合中文受眾的理解習慣,達成與原文等值的受眾效果。

  (6)V.1: Schikaneder pays him nothing.…

  V.2: And keeps all the rest.

  Salieri: I couldn’t have managed it better myself.

  風言:席堪耐德根本沒給他錢。……

  風語:剩下的錢全進了席堪耐德的腰包了。

  薩列瑞:我親自出馬也干不了這么漂亮。[22]304-305(兩極轉換)

  例6涉及意思相反或相對詞語之間的轉換。某些形容詞存在兩極性,“非此即彼,所以即便涉及的形容詞可以分級,轉換時不考慮其中間狀態,直接譯為兩極兩端狀態”[18]105。如例6中better未譯成“更好、更漂亮”,而是譯成兩極的表達“這么漂亮”,譯文符合語境、通順達意,利于受眾理解人物的情緒和故事的情節。

  (二)人稱與物稱以及主動與被動的轉換

  英語常喜歡用物稱主語,讓事物以客觀的語氣呈現。英語重形合,注重語法結構和表達形式。出于修辭和文體的需要,英語中的被動語態幾乎成為了一種語言習慣。而漢語注重主題思維,以“萬物皆備于我”作主導,往往從自我出發來敘述客觀事物,或傾向于描述人及其行為或狀態,所以常用人稱。且當人稱不言而喻時,常省略人稱。這也導致漢語更多用主動語態[23]76-77,88。所以,在翻譯時,經常需要進行人稱與物稱、主動與被動的轉換。英若誠先生的譯文就是很好的范例:

  (7)馮金花:真的?你說還能雇人?

  狗爺兒:怎么著,就許他們雇我?……

  Feng Jinhua: Is that right? You mean we could really hire some farm hands?

  Uncle Doggie: Why not? why should I always be the hired one?[19]46-47 (主動→被動)

  (8)Duke: These letters at fit time deliver me……

  Friar Peter: It shall be speeded well. ……

  公爵:在恰當的時候送出這幾封信。

  彼得修士:我馬上去辦。[24]46-47(被動→主動)

  以上是主被動相互轉換的經典例子。譯文符合各自的語言習慣,通順易懂,朗朗上口,受眾效果良好。

  (9)Angelo: Yet give leave, my lord,

  That we may bring you something on the way.

  Duke: My haste may not admit it;…

  安哲羅:殿下,至少允許我們為您上路做好準備。

  公爵:我時間緊迫,來不及了;……[24]8-9(物稱→人稱)

  (10)Barbara: …What’s your trade?

  Bill: [still smarting] That’s no concern o(=of) yours.

  芭巴拉:您的職業是什么?

  窩客:(仍然惡毒地)這你管不著。[25]128-129(物稱→人稱)

  以上兩例都把物稱主語轉變為人稱,符合漢語語言習慣,同時譯文簡潔流暢,遵循了戲劇語言口語化的原則,符合修辭學受眾效果理論,受眾效果極佳。

  (三)詞類的轉換

  卡特福德認為,當譯語單位的翻譯等值成分是一個與原語單位處于不同類別的成分時,就產生了類別轉換[1]85。這里的類別轉換指詞性的轉換,如名詞與動詞、形容詞與副詞之間的轉換等。漢語詞大部分是一詞一類,而英語許多詞是一詞多類[20]。英語注重使用名詞,漢語注重使用動詞。英語的敘述更多地趨于靜態,漢語則趨于動態。所以,翻譯時考慮對原文的詞性作恰當的轉換是必須的。英若誠先生的譯文也有頻繁的體現:

  (11)Constanze: Oh, don’t be so ridiculous!

  Mozart: Shamed me–in front of them!

  康斯唐茲:嗨!別胡說八道了!

  莫扎特:丟了我的人——當著這群人![22]132-133(形容詞→動詞)

  (12)Salieri: …… Are you be quarrelling?

  Mozart: No, of course not.

  Constanze: Yes, we are. He’s been very irritating.

  薩列瑞:……怎么,二位在吵架?

  莫扎特:哪里,沒有的事。

  康斯唐茲:有,就是在吵架呢,他故意氣我。[22]132-133(形容詞→動詞)

  以上兩例把形容詞ridiculous、irritating分別轉換為動詞“胡說八道”“氣我”,精悍的譯文符合漢語語言習慣,且能貼切體現出人物的情緒,感染受眾,創造出良好的受眾效果。

  (13)狗爺兒:你不是人。

  祁永年:……不是人。

  狗爺兒:你是鬼。

  Uncle Doggie: You’re not alive.

  Qi Yongnian: No …not alive.

  Uncle Doggie: You’re a ghost.[19]4-5(名詞→形容詞)

  該例把“人”這一名詞轉變為形容詞“alive”,譯文自然簡潔易懂,也避免以后文的ghost重復,是受眾效果良好的譯文。

  (14)覺新:……此刻我還聽見,

  她在低聲哭泣

  她的眼睛望著我,

  說不得一句話。

  Juexin: Even now I hear

  The sound of her sobs,

  With her eyes on me,

  But no words came.[27]54-55 (動詞→名詞,動詞→介詞短語)

  上例劃線部分,前者把動詞轉變為名詞,后者把動詞轉變為介詞短語,符合英語注重使用名詞和介詞在英語中十分活躍的特點。譯文流暢自然,生動地表達出人物的悲傷與無奈,能促進原文、譯文、演員和受眾的同一,受眾效果良好。

  (四)單位轉換

  因為英漢語的使用習慣和構成有差異,常常會出現原語沒有譯語的等值成分這一情況,單位轉換就是其中一個解決方式。單位轉換是指等級、層級的變換。英語可以分為句子、從句、詞和詞素幾個層級。單位轉換是指原語中某級上一個單位的翻譯等值成分為譯語不同等級上的單位這樣一種形式對應的脫離[1]92,即翻譯時,譯者可以把單詞或短語譯成句子,句子譯為單詞或短語,單詞譯為短語等情況。英若誠先生的譯文中有許多實例:

  (15)王大栓:什么教務長啊,流氓!

  Wang Dashuan: Dean indeed! He’s a gangster![21]90(名詞→句子)

  (16) Mozart:Withdrawn! Absolutely no plans for its revival!

  莫扎特:演出取消了!根本不計劃重新上演![22]242-243 (詞→句子)

  (17)Cusins: — happy—

  Undershaft: An invaluable safeguard against revolution.

  庫森斯:——感覺幸福——

  安德謝夫:這是拿錢也買不到的,不去鬧革命的最好保證。[25]178-179(詞→短語,短語→句子)

  (18)梅芬:不要再喝酒了吧,你該想著表嫂,她真的是個可愛的妻子啊!

  覺新:(沉悶地)嗯,我知道她好。

  Plum: Don’t drink anymore. For Jade’s sake. She is such a wonderful wife.[27]54-55 (句子→短語)

  以上四個是單位轉換的實例。前兩例中,短語變為完整句,強調前面的教務處長是gangster,withdrawn“取消”的對象是演出,有助于受眾對臺詞和劇情的理解。例17把happy譯為“感到幸福”比譯為“幸福”更為生動自然;把“An invaluable safeguard against revolution”這一包含眾多信息內容的較為抽象的名詞短語譯成完整句,符合中文較少用抽象的名詞性短語的習慣,也可以讓受眾輕而易舉地理解臺詞。例18把句子譯為簡潔流暢的“For Jade’s sake”。這些處理利于原文、譯文、演員和受眾的同一,傳達與原文等值的受眾效果。

  (五)句式間的相互轉換

  英漢句型可以表達情感、態度,但兩種語言的組句習慣不同,句型表達的情感和習慣也有差異。英語多從句,使用引導詞的連接,使句子錯綜復雜但又連成一個整體;漢語表達結構相對松散,喜歡用短句、分句[21]。所以,句式間的相互轉換也是受眾效果良好的譯文的常用選擇。句式間的相互轉換是指疑問句、陳述句、祈使句、倒裝句等句型間的相互轉換,也指把長句拆分為短句、把短句合并為長句等情況。

  (19)吳祥子:逃兵,是吧?……有錢就藏起來,沒錢就當土匪,是吧?

  老陳:你管得著嗎?我一個人揍你這樣的八個。

  Wu Xiangzi: Deserters, right?… When the money runs out, become bandits, right?

  Lao Chen: None of your bloody business! I can kick eight of your sort with one hand! [21]64(疑問句→肯定句)

  (20) Lomax: It must be a regular corker for him, don’t you know.

  Lady Britomart: Is this a moment to get on my nerves, Charlse, with your outrageous expression?

  洛瑪克斯:那,他一定又是嚇傻眼了,沒錯兒。

  薄麗拖瑪夫人:請你不要用這種粗俗的語言刺激我的神經;現在不是時候。[25]96-97(肯定句→疑問句)

  (21)小唐鐵嘴:王掌柜,我晚上還來,聽你的回話!

  王利發:萬一我下半天就死了呢?

  龐四奶奶:呸!你還不該死嗎?

  Tang the Oracle Jr: Manager Wang, I’ll be back for your answer this evening.

  Wang Lifa:Suppose I kick the bucket this afternoon.

  Mme Pang: Pah!Then good riddance![27]90 (疑問句→肯定句,反問句→短語)

  例19中“不關他人的事”的漢語表達可用疑問句或肯定句,英語習慣于用肯定表達,譯成“None of your business”,譯文同時也增加了bloody,生動地表達了人物的情緒,且符合英語習慣。例20把反問句譯為祈使句,一句變為兩個短句,既能表達原意,又能把人物的語氣、強勢的個性形象地表現出來。例21把疑問句變為肯定句,符合英語的語言習慣;同時,把反問句譯為短語,既能簡潔、清晰地表達原意和龐四奶奶的盛怒,又能使譯文自然、通順。這些處理符合西方修辭學的受眾理論,有助于創造戲劇譯文上佳的受眾效果。

  三、結語

  綜上所述,語言是思維和文化的表現。漢、英語在地理、歷史、宗教、生活習慣等方面的差異,導致各自文化和思維方式的獨特性。要譯出直接受眾效果良好的劇本,就需要結合戲劇的特點,在翻譯時進行各種不同視角的轉換。在戲劇翻譯中,正反視角的不同情況的轉換、人稱與物稱以及主動與被動的轉換、詞類的轉換、語言不同層級之間的單位轉換和句式之間的相互轉換的研究,是前人較少涉及但卻不可忽視的重要研究方向。通過這五類轉換的研究,結合英若誠先生受眾效果良好的實例分析,有助于我們了解戲劇翻譯中視角轉換的應用的重要性,為譯出受眾效果良好戲劇譯文提供更多的思考角度和具體處理的技巧。

  參考文獻

  [1] Catford J C.翻譯的語言學理論[M].北京:旅游教育出版社,1991.
  [2] 張培基.英漢翻譯教程[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1980.
  [3] 黃忠廉,李楚石.翻譯活動的軸心——轉換[J].中國科技翻譯,1992(4).
  [4] 徐靈燕,楊成虎.英漢互譯中的視角轉換與翻譯對等的實現[J].語言應用研究,2016(10).
  [5] 孟根偉.戲劇翻譯研究[M].杭州:浙江大學出出版社,2012.
  [6] 游玉萍.修辭受眾與受眾效果理論對戲劇翻譯的啟示——以英若誠的譯本為例[J].福建商業高等專科學校學報,2016(2):97.
  [7] 連淑能.論中英思維方式[J].外語與外語教學,2001(2):40.
  [8] 陳小慰.新編實用翻譯教程(增訂版)[M].北京:經濟科學出版社,2011:65.
  [9] 鄧巨,李學玲.翻譯中視角轉換的5個新模式[J].重慶科技學院學報,2014(10):90.
  [10] 柯平.英漢與漢英翻譯教程[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3:116.
  [11] 陳小慰.語言·功能·翻譯——漢英翻譯理論與實踐[M].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1998:90.
  [12] 張勤.英漢互譯中的視角轉換與等值翻譯[J].長沙大學學報,1999(3):36-37.
  [13] 何漂飄,徐飛.翻譯轉換理論視角下的英漢翻譯探究[J].語言應用研究,2013(7):151-153.
  [14] 張勤,唐艷芳.符號學視角下的翻譯視點轉換[J].浙江師范大學學報,2004(2):112-114.
  [15] 邵衛平.英漢視角對比及翻譯中的視角轉換[J].重慶科技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08(3):162-163.
  [16] 劉宓慶.新編當代翻譯理論[M].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有限公司,2012:149.
  [17] 馮慶華.實用翻譯教程(英漢互譯)[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2010:101.
  [18] 王春霞.論英漢翻譯中的正反視角轉換處理[J].重慶科技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11).
  [19] 劉錦云.狗爺兒涅盤[M].英若誠,譯.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7.
  [20] Wouk H.嘩變[M].英若誠,譯.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7.
  [21] 老舍.茶館[M].英若誠,譯.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7.
  [22] Shaffer P.上帝的寵兒[M].英若誠,譯.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7.
  [23] 連淑能.英漢對比研究[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3.
  [24] 莎士比亞.請君入甕[M].英若誠,譯.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7.
  [25] 蕭伯納.芭巴拉少校[M].英若誠,譯.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7.
  [26] 胡慧榮.英語翻譯中跨文化視角轉換極其翻譯技巧[D].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少數民族語言系,2012.
  [27] 巴金.家[M].英若誠,譯.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8.
  [28] 張白樺.趣味英漢互譯教程[M].北京:機械工業出版社版,2015:67-68.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双色球开奖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