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英語論文 > 中醫口語翻譯中的困境與處理方法

中醫口語翻譯中的困境與處理方法

時間:2020-03-27 13:30作者:夏楚怡 孫維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中醫口語翻譯中的困境與處理方法的文章,最具影響的西方口譯三大理論中,原巴黎高等翻譯學校的校長Seleskovitch創立了釋意理論,認為口譯不是一個語言符號的轉換過程,而是一種交際活動,一個以意義的理解與表達為核心的動態心理過程,這個過程和口譯活動的主體

  摘    要: 目前,研究中醫筆譯的理論與實踐有了很大進展,但通過多方查找文獻得知,中醫口譯尚存在嚴重不足。中醫口譯應建立在何種口譯理論上,其難點分別是什么,以及運用口譯技巧處理的策略和方法應如何都值得研究。文章將結合口譯理論,討論中醫口譯的難點,并結合口譯技巧,提出處理策略。

  關鍵詞: 口譯理論; 中醫口譯; 口譯技巧;

  一、釋意理論和“認知負荷模型”假說

  最具影響的西方口譯三大理論中,原巴黎高等翻譯學校的校長Seleskovitch創立了釋意理論,認為口譯不是一個語言符號的轉換過程,而是一種交際活動,一個以意義的理解與表達為核心的動態心理過程,這個過程和口譯活動的主體譯員有關。釋意學派認為:意義的理解和產生不是由語言詞匯和句子結構單獨決定的,而是口譯員在其語言知識的基礎上,借助各種非語言知識對源語講話的語意進行認知補充的結果。

  口譯研究學者Gile認為口譯過程是一個精力消耗的過程,而譯員的腦力是有限的。口譯過程幾乎能消耗掉譯員所有的精力,有時甚至超出了譯員的精力總量,達到飽和狀態,這時譯員的口譯質量就會有所下降,如果遇到專有名詞、密集信息等困難,“錯譯”“漏譯”將會不可避免。針對這些現象,Gile從認知心理學和心理語言學的視角提出了“認知負荷模型”假說(The Effort Models)。該理論根據口譯工作過程的階段性特點提出了“同傳口譯模型”“交傳口譯模型”“口譯理解模型”。

  二、中醫口譯的難點

  中醫很多的癥狀描述、藥方名等資料是文言文,譯員首先需要理解這些文言文的內容。例如對可能引起疾病的“風、寒、暑、濕、燥、火”等因素的理解。譯員要理解中醫專業術語的內容是中醫口譯的一大難點。

  另一難點是譯員在信息記錄和輸出時的準確性。舉個例子,在中醫領域,同樣稱為感冒,引發感冒的原因不同,癥狀可能會不同的;而引發感冒原因的不相同,需要開的藥也會不一樣。中醫在詢問病患身體情況時,譯員不可將患者反饋的信息錯譯或者漏譯,因為這直接影響到治療效果和病人的健康。

  將一些中醫專業術語翻譯成英文也是一大難點,這些專業術語并沒有統一,非常考驗譯員的詞匯積累量和對輸出語言的運用能力,而不同的譯員會給出不同的譯文。中醫專業術語等名詞的英文比較難記,比如穴位名稱的英文。
 

中醫口語翻譯中的困境與處理方法
 

  三、通過實例提出并分析處理策略

  1.以下語料為在中醫院工作的親友提供。交際對象包括醫生、患者、譯員。

  醫生:哪里不舒服?

  譯員:Please tell your symptoms.

  患者:I’m afraid I’ve got a temperature and a running nose, and my nose is stuffed up. Well, sometimes I also have a headache, and I cough a lot.

  譯員:有發熱、流鼻涕、頭疼、咳嗽等癥狀。

  醫生:鼻涕是怎么樣的?清水鼻涕嗎?

  譯員:How was your nose mucus, is it like water?

  患者:Yes.

  譯員:是清水鼻涕。

  醫生:有痰嗎?顏色怎么樣?

  譯員:Did you have any sputum? Was it yellow or white?

  患者:Yes, white.

  譯員:有白痰。

  以上片段中,遵循概述歸納原則,譯員并沒有完全按照醫生和患者的原話進行翻譯,表達方式非常簡練,但是意思分毫不差。這里基本采用直譯的方式。

  醫生:手伸出來。

  譯員:Reach out your hand, please, so that doctor can take your pulse.

  患者:What for?

  譯員:To make a preliminary diagnosis.

  患者:Oh, I see.

  醫生:舌頭伸出來讓我看一下。

  譯員:Stretch out your tongue, please.

  在這部分片段中,依照解釋原則,譯員為患者補充解釋了伸手是為了號脈,不過患者進一步提出了疑問,詢問號脈的目的是什么,譯員繼續解釋道是為了讓醫生進行初步的診斷。由于文化差異,譯員經常需要進行補充解釋,有些問題也可以直接回答患者。

  醫生:大小便怎么樣?

  譯員:How was the excrement?

  患者:Nothing special.

  譯員:還好,沒什么不一樣。

  醫生:胃口怎么樣啊?

  譯員:How was your appetite?

  患者(搖頭):Sometimes I didn’t have appetite.

  譯員:胃口變差了。

  醫生:風寒外感,給你開兩貼麻黃湯吧。每貼煎兩次,一天一貼。

  譯員:You caught a cold, and you can drink Mahuang decoction. The doctor will give you the prescription; you should decoct one bag of herbal medicine twice a day, and drink the decoction.

  患者:What is it made from?

  譯員:It’s made from ephedra, almond, cassia twig and licorice.

  以上片段中,“風寒外感”是中醫用語,如果譯員直譯成“the wind and the cold feel outside”,那么外國患者肯定一頭霧水,其實理解了意思就很好表達,此處其實就是該患者受風著涼,感冒了。而“麻黃湯”譯員沒有譯成“ephedra decoction”,此處的藥方名音譯也無妨。

  2.分析處理策略

  對于中醫用語的理解,需要口譯員進行事先的知識儲備。倒不是需要譯員也成為一個中醫,但是需要譯員事先了解一些基礎的病癥,如上文中的“風寒外感”。

  上文中,患者在描述自己的癥狀的時候,譯員可以用中文記筆記,著重記錄癥狀即可。醫生單獨提出了“鼻涕”“痰”的相關問題,如果沒有,譯員在翻譯時也可進行補充詢問。

  人體總共有720個穴位,醫用穴位402個,單是作為中文要記全就需要極大的精力,而穴位的英文翻譯還未統一,有些是意譯,有些是音譯,甚至有些是直譯,譯員在翻譯穴位的時候,可以附加該穴位對人起到何種作用等信息。例如一名患者胃痛,被告知可以按內關穴緩解,譯員可以說“you can press Neiguan point, pressing this acupoint can relief the pain”,告知患者“這個穴位稱為內關穴,按壓可以緩解疼痛”,即音譯穴位名稱,并進行補充解釋。

  四、結語

  應對中醫口譯的難點,本文提出以下處理策略:1.譯員需要事先進行充分的知識儲備,理解一些常用的中醫術語,了解相關的英文翻譯;2.根據“認知負荷模型”假說,在“交傳口譯模型”的基礎上,譯員可以根據個人習慣和個人情況分配口譯工作任務以及任務中所需的精力,提高信息輸入和輸出的準確性;3.對于翻譯中醫專有名詞等的難點,目前還沒有全面并統一的翻譯譯文,譯員可以利用口譯的靈活性,脫離源語言的外殼解釋意義;某些中醫藥或穴位的名稱也可以直譯或音譯,附加補充解釋。

  中醫的理念其實非常非常復雜,醫學生尚且無法完全掌握,更不要說其他非專業的中國人甚至外國人去完全理解這一領域了。中醫在某些方面屬于經驗醫學,但它們真實存在并且切實有效。讓外國患者理解中醫的理念是十分不容易的,需要進行大量的解釋。在人類健康這條道路上,中醫做出了不少的貢獻。以往口譯員只是“傳話筒”的角色,被要求透明、中立,但中醫口譯者擔任的角色不止于此,他們是文化差異之間過渡的橋梁,協調著醫生與患者,促進和輔助兩者之間的互動和溝通。中醫口譯若能在將來形成完善的體系,中醫的國際化進程將會大大加速,使中醫能更廣泛地為人類服務。

  參考文獻

  [1]崔麗,王曉陽.釋意理論視域下的口譯策略實證[J].長春教育學院學報,2018,34(08):62-64.
  [2]黃蘊婷.口譯中語言的意義與形式[J].海外英語,2018(24):45-46.
  [3]李秋楊.中醫口譯員在醫患互動中的角色研究——以英國中醫店口譯個案為例[J].外文研究,2018,6(04):52-58+105.
  [4]秦元剛.中醫英語口譯技巧實用探究[J].中國中西醫結合雜志,2014,34(09):1138-1140.
  [5]蔣基昌.中醫方劑名稱英譯的歸化與異化[J].中國中西醫結合雜志,2012,32(08):1144-1145.
  [6]李振.中醫口譯交際特點研究[J].中國中西醫結合雜志,2011,31(10):1425-1426.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双色球开奖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