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文學論文 > 文藝學視角《哈利波特》中家養小精靈形象探討

文藝學視角《哈利波特》中家養小精靈形象探討

時間:2020-03-31 13:45作者:丁雪榕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文藝學視角《哈利波特》中家養小精靈形象探討的文章,在《哈利波特》的世界中,巫師是一個隱藏的群體,巫他們把不會魔法的人叫做“麻瓜”(Muggle),小說將現實分為巫師的世界和麻瓜的世界,兩個世界只在高層上有聯系,麻瓜世界的多數普通人不會得知巫師的存在。

  摘    要: 家養小精靈是《哈利波特》叢書中的一個特殊角色,是以文藝學角度閱讀的文本眼位。在進行世界觀概述后將會從代表兩個不同觀念的家養小精靈入手,以其中一個分析《哈利波特》中的“他者”觀念以及文學方面視角,以另一個總結如何才能破解已被構建的被壓迫者。

  關鍵詞: 后殖民理論; 哈利波特; 家養小精靈; 多比;

  一、《哈利波特》世界觀簡述

  哈利波特系列從第一部到最后一步都在同伏地魔斗爭,在這里需要提到的是這本小說的世界觀。在《哈利波特》的世界中,巫師是一個隱藏的群體,巫他們把不會魔法的人叫做“麻瓜”(Muggle),小說將現實分為巫師的世界和麻瓜的世界,兩個世界只在高層上有聯系,麻瓜世界的多數普通人不會得知巫師的存在。然而巫師的誕生并不是只存在于巫師世界,很多時候麻瓜的家庭會誕生擁有魔法的小孩,比如“赫敏.格蘭杰”,同時巫師的家庭也會誕生出不會魔法的孩子,比如霍格沃茲管理員“費爾奇”,這種父母至少有一方是巫師但孩子卻沒有魔法的存在被稱為啞炮(Squib),除這兩方的存在以外,有一部分家族只與純巫師結合延續即純血。但是純血并不會因此而更強大。純血被分為純血家族和純血貴族,純血家族以“韋斯萊”為代表,他們不在乎血統論,也不厭惡麻瓜。純血貴族中以馬爾福為首,他們就像我們現實世界所理解的貴族一樣,同時也同現實貴族一樣瞧不起“平民”,他們瞧不起麻瓜家庭誕生的巫師,用粗鄙的言論稱他們為“泥巴種”(mudblood)。

  二、“他者”

  “對位閱讀”,把小說文本中的內容與帝國主義的大背景有機的結合起來,以這一方式閱讀會使從前不起眼的地方突然變成了理解文本的眼位。”1除了麻瓜巫師,混血,純血這些群體外還有一個群體,他們是這本書以文學方式而閱讀的起點——家養小精靈。小精靈是一個由巫師創造的地位卑微的種族,他們都是古老富有的純血巫師家族的奴隸,2承擔一切家務且不能違抗主人的命令,一旦違抗或者被罵就會瘋狂的懲罰自己。文中所提到過的兩個家養小精靈,“多比”和“克勞切”,他們犯錯的時候會用頭瘋狂的撞地板,,用熨斗燙自己的手等來自我懲罰,對他們來說主人的命令高于一切。家養小精靈之所以如此卑微,是因為他們在巫師的世界中是一個“他者”3。

  羅易斯·泰森曾在《當代批評理論》中寫道,“……將他們自身看作一個人類應當所體現出來的化身,即一個合適的‘自我’;土著人則是‘他者’,因其不同所以低劣。這種將所有異己視為次等的做法被稱為‘他者化’。本土和他者是相對的,它會隨著參照物的不同而改變在這里,我們可以將巫師世界看作是另一個平行世界,純血貴族就是壓迫者,他們將自己看作是上等人,是一個巫師本應有的樣子,他們看不起麻瓜出生的巫師稱他們為泥巴種,看不起混血以及同麻瓜親近的同為純血家族的“韋斯萊”,雖看不起,但他們身為同類,更多的是對于同類的氣瘋,而家養小精靈身為另一個物種,很明顯是一個“他者”,土著人因不同所以低劣,家養小精靈因是他者所以低劣。家養小精靈是現實生活中土著的映射,純血貴族則是壓迫者。在《哈利波特》這本小說中,這種情緒被以一種更加神話以及深刻的方式表達了出來,壓迫者映射的純血貴族漸漸不再把同為巫師卻同麻瓜有關聯的群體視為同類,因反對他們的觀點并且不愿建構這樣的世界觀被看作是“他者”,那么,就像所有的歷史一樣,壓迫者開始肅清被壓迫者,“自我”開始消滅“他者”,所引發的戰爭用現實世界通俗的描述就是納粹的血統高貴論,在小說中,納粹這個群體被稱為食死徒,而食死徒的統治者就是湯姆里德爾——伏地魔。
 

文藝學視角《哈利波特》中家養小精靈形象探討
 

  諷刺的是,被純血貴族以及伏地魔所鄙視的家養小精靈卻成為了打敗食死徒的關鍵。在《哈利波特與死亡圣器》中,伏地魔在利用完克勞切之后扔他一個人待在孤島上,那是一個巫師也沒辦法逃脫的地方,但是主人的命令高于一切,克勞切的主人命令他離開那里,他便真的離開了。

  “雷古勒斯少爺說過要克利切回家。”他說。

  “我知道——可是你是怎么擺脫陰尸的呢?”克利切似乎聽不懂。

  “雷古勒斯少爺說過要克利切回家。”他重復道。

  “我知道,可是——”

  “哎呀,很明顯是不是,哈利?”羅恩說,“他幻影移形了!”

  “可是……你沒法通過幻影顯形進出那個巖洞,”哈利說

  “小精靈的魔法與巫師的魔法不同,是不是?”羅恩說,“我是說,他們可以在霍格沃茨幻影顯形或移形,而我們不能。

  克利切的逃脫使伏地魔的七個魂器之一—吊墜盒輕松消滅,據J.K.羅琳表示,伏地魔致死都不會知道是他一直都看不起的家養小精靈打敗了他靈魂的一部分。

  三、克利切——推行壓迫統治的被壓迫者

  對賽義德來說,不理解帝國,不理解海外擴張,英國小說就不能得到完全的說明,其內在精神就難以體現。英國作為一個大型殖民帝國,是壓迫者,因此英國的小說很多意義上都有其色彩在其中。比如《百年孤獨》里的老一輩認為自己被時代所拋棄就是用到了被壓迫之后的視角,簡奧斯汀認為博特姆的海外財產為合法的,將莊園看成是一個自然的衍生,這樣的文字使壓迫者對被壓迫有了美學控制,漸漸地,被壓迫者將壓迫統治視為一種榮耀。這樣的視角在《哈利波特》從書中以克利切為代表,這些家養小精靈懼怕被主人拋棄,在書中,如果想要給一個家養小精靈自由只需要送給他一件衣物就可以,不管是大衣,襪子,還是圍巾只要是親手給的就會使他自由。這聽起來似乎有些許人性,但是書中出現的小精靈除了多比以外,認為主人給予衣物是一種侮辱,是一種拋棄,這樣的給予讓他們的存在失去意義。所以所有的家養小精靈沒有衣服穿,他們只會用一個別著家族徽章的餐布包裹著自己。巫師對家養小精靈的控制是從他們誕生就有的,時間以及環境的影響使他們建構起了一個奴役的自我,“多比”是少數的清醒者,在書中,克利切是一個年老的家養小精靈,書中對他的描寫是“除了腰圍著一條臟兮兮的破布外,全身幾乎一絲不掛。皮膚似乎比他的身體實際需要的多出了好幾倍,腦袋光禿禿的,牛蛙般沙啞、低沉的聲音,……一生最大的理想就是像他母親那樣把腦袋割下來粘在一塊飾板上。”4克利切年老的形象象征了他們思想的禁錮以及自我建構的完成度,他以死后頭被放在飾板上為榮,就像《百年孤獨》的老一代被壓迫統治為榮一般,時代的拋棄感對應克利切為代表的的小精靈獲得自由這就如同被拋棄。“話語的一個重要特征,是對它進行意識形態的建構,并將之固定。”話語就是克利切周圍的環境以及他的上一輩對他的教育,這樣言傳身教的殖民話語使其奴役性更深刻,這也使他被建構為一個完完全全的被壓迫者。

  四、破解被壓迫者話語

  小說中的另一個家養小精靈——多比。不論是書中還是電影中并沒有具體形容過他的年齡,但是從服侍馬爾福一家的時間來看他會比克利切年輕很多,J.K.羅琳將多比塑造成一個不一般的小精靈,所有的小精靈都認為自己被奴役以及被鞭打都是天經地義的事一樣,而多比卻可以分清是非善惡。它象征著早期沒有被殖民思想深刻影響的被壓迫者。多比不惜被懲罰也要跑出來救哈利的性命。

  “‘啊,先生,’他抽抽搭搭,用骯臟破爛的枕套角抹了抹臉,‘哈利·波特英勇無畏!他已經闖過了這么多的險關!可是多比想來保護哈利波特’”

  家養小精靈對于主人的一切命令高度服從類似于不可抗魔咒,對于這種不可抗力的反抗是書中多比對于自我構建的開始。哈利是一個從小生活在麻瓜世界的巫師,所以對于多比,他更多的使用一種平等的眼光看待,他不同巫師世界的普通巫師有著無意識的壓迫和俯視心態。我們日常對人說的“謝謝”“請坐”被哈利用在多比身上,語言是對思想重要的建構方式,多比本身就具有分辨是非的能力,比較年輕還沒有深刻的被壓迫者思想,從理論上講,民族不是現實特征而是文化敘述,語言是文化的一種,哈利用平等的語言和態度去構建他與多比之間的關系,使他一定程度上破除了壓迫者話語,這也讓多比開始看到一個嶄新的世界,這使得哈利用小計謀使多比獲得自由的時候他是歡呼雀躍的,不是克利切的拋棄感,在真正獲得自由后完成了自我存在及認可的基礎構建。

  五、總結

  語言是對思想的重要建構方式,所以才會在壓迫統治的過程中教授語言,所以推行壓迫性通知的最后都是被壓迫者,比如在印度被侵略統治后強制學習英語,一段時間后,他們便拒絕停止學習英語,他們認為這會是印度在國際上沒有競爭力和地位。語言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傳播力是因為語言是文化最直接的傳播方式,而破解其話語就只有形成自我的文化才可以,在小說中,如果真的想讓小精靈這個群體得到解放,就要通過構建小精靈自我的文化使無意識的壓迫與被壓迫被意識到。這將是一個很長的過程,一如構建壓迫性統治一樣長久。在小說結尾部分,哈利打敗了伏地魔以及其率領的食死徒,大戰的結束象征著巫師世界將會有一次新的建立機會。戰爭使所有美好的,腐爛的東西都化為灰燼,戰爭的勝利使一部分美好的東西保留下來,戰后巫師的人數急劇減少,需要許多家養小精靈的幫助,加上純血貴族的巫師死傷慘重,許多小精靈某種意義上掙脫了這種不可抗魔咒,戰后的幫助會使他們在獲得自由的同時不會有被拋棄感。他們將會有一種自然且和諧的機會構建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文化,以及自己的生命。

  注釋

  11.賽義德 《文化與帝國主義》.
  22.霍格沃茲學校是純血巫師斯萊特蘭捐贈的家族城堡,所以負責城堡所有打掃工作以及做飯等家務的都是家養小精靈,只不過不同于普通純血貴族家族,霍格沃茲有數量極多的小精靈.
  33.他者,是西方后殖民理論中常見的一個術語,在后殖民的理論中,西方人往往被稱為主體性的“自我”,殖民地的人民則被稱為“殖民地的他者”,或直接稱為“他者”。
  44.純血家族的家養小精靈死后頭會被女主人砍下和他的先祖們的頭一起放在飾板上,這是最高榮耀。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双色球开奖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