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社會哲學論文 > 哲學與社會科學的關系及其用法

哲學與社會科學的關系及其用法

時間:2020-03-26 14:08作者:陳叢蘭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哲學與社會科學的關系及其用法的文章,哲學、社會科學涉及除自然科學、技術科學以外眾多以人和人類社會為研究對象的傳統學科、新興學科、前沿學科、交叉學科和冷門學科等諸多學科。

  摘    要: 為辨析哲學社會科學與人文社會科學提法的合理性。文中基于哲學與社會科學的涵義和分類, 梳理了哲學與社會科學的區別與聯系。闡析哲學社會科學與人文社會科學的用法。通過辨析揭示:社會科學作為哲學的基礎、原材料存在的同時, 其自身的發展也具有哲學性。哲學與社會科學的研究對象均與人和社會相關。哲學社會科學的提法更能凸顯哲學對于其他科學的指導意義。

  關鍵詞: 哲學; 社會科學; 價值甄別; 人文科學;

  Abstract: The paper analyzes the rationality of two formulations: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Based on the meaning and classification of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this paper examines the differences and relationship between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as well as their usages.The paper reveals that the development of social science itself, as the raw materials of philosophy, is philosophical in nature.What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study are related to human beings and society.The formulation of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can highlight the guidance of philosophy for other sciences.

  Keyword: philosophy; social science; value screening; humanities;

  哲學、社會科學涉及除自然科學、技術科學以外眾多以人和人類社會為研究對象的傳統學科、新興學科、前沿學科、交叉學科和冷門學科等諸多學科。

  關于哲學與社會科學各自的內涵、特征、功能等問題, 學界從不同的角度已有研究, 文獻[1,2]從如何建構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的路徑思考出發, 探討哲學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的區別, 指出哲學社會科學的開放性、意識形態性等特征。文獻[3,4]從馬克思主義理論與哲學社會科學的關系出發, 指出馬克思主義理論對于哲學社會科學的指導作用, 主張哲學社會科學應當具有的民族性、人民性等特征。文獻[5,6]從分析哲學社會科學的學科特點的角度出發, 指出其中所蘊含的服務社會、豐富生命等屬性。這些成果整體主要是針對哲學社會科學內涵、屬性、功能等方面給予的闡析。然而, 哲學與社會科學實際上有著比較明確的學科邊界, 對兩者的異同問題, 學界并未做出系統的辨析。當代中國, 正步入一個“文化中國”的新時代, 我們必須認識到, 一個民族沒有精神力量難以自立自強, 而任何事業如果缺少了文化的支撐難以持續長久, 哲學社會科學在鑄造國家文化軟實力、實現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和提振人們精神生活質量等方面具有重大的意義。亟需繁榮與發展中國的哲學社會科學。然而, 繁榮與發展哲學社會科學的工作有一個基本的前提, 那就是必須對哲學社會科學的本質、關系與價值等問題要有一個理性的認識。

  因此, 本文以語義、內涵的分析比較法, 指出哲學社會科學的基本含義及其發展, 哲學與社會科學的異同, 以及哲學社會科學與人文社會科學提法孰更合理等問題。

  1、 哲學、社會科學的基本內涵及其發展

  1.1、 哲學的涵義及分類

  哲學是理論形態的世界觀或關于世界觀的學問, 是一種從總體上把握世界的人類智慧。在中國, 究天人之際, 通古今之變, “仰則觀象于天, 俯則觀法于地”即是一種把握世界的智慧。在西方, “哲學”一詞來自希臘語Philosophia, 由“愛”和“智慧”兩個詞構成, 為“愛智慧”之義。哲學思考源于人類對大自然以及人自身的詫異或驚異, 人類在“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以及人自身構架之奧妙中形成并發展起的認識成果和思維成果即為智慧。對這些認識成果、思維成果的熱愛以及不斷提升人類認識成果、思維成果的境界和水平即是哲學的原初涵義。創立哲學的希臘人把熱愛智慧、追求知識的人都稱為哲人, 因為知識幾乎無處不在, 智慧也幾乎多在知識的創立、整理和學科化中多有呈現, 所以哲學也一度幾乎涵蓋了人類知識的一切領域及其成果。這樣的哲學觀一直到近代才有所改觀。
 

哲學與社會科學的關系及其用法
 

  近代以來, 生產力的發展、科學技術革命與工業革命的蓬勃發展, 各門具體科學從哲學中獨立出來, 特別是以數學、物理學、化學、天文學等為代表的自然科學相繼獨立, 開始了自己專業化、學科化、體系化的發展歷程, 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的理論成果并有效地改變了人類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但是, 誠如諾埃爾·穆爾和肯尼思·布魯德合著的《哲學導論》一書中所指出的, “到17世紀為止, 物理學仍然被當成哲學的一個分支。我們同樣在某種程度上可以把當前大學概況手冊上列出的各種學科劃入哲學的范疇。這也就是為什么心理學、數學、經濟學、社會學、歷史學、生物學、政治學和其他大多數學科的最高學位都是Ph.D, 也就是哲學博士”[7]。

  當然, 自然科學、技術科學、軍事科學等在近代從哲學學科中獨立出去, 哲學逐漸喪失其所有權和話語權[8]359。近代哲學也在哲學體系的分化中開始了自身體系的建構與思考。在霍布斯看來, 哲學應當研究智慧, 而愛爾維修則把人的幸福視為哲學研究的對象, 對于康德來說, 主體的認識能力是哲學的研究對象。總之, 在馬克思主義哲學產生之前, 哲學是凌駕于一切科學之上的“科學的科學”。恩格斯指出:“就哲學被看作是凌駕于其他一切科學之上的特殊科學來說, 黑格爾體系是哲學的最后的最完善的形式”[9]362。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產生是人類哲學史上的偉大變革, 使哲學思想與學科發展到一個嶄新的階段。它從根本上否定了那種包羅萬象的“科學的科學”, 正確地解決了哲學和具體科學之間的辯證關系, 認為哲學是從各門具體科學知識中概括出來的最一般的知識, 是關于人與世界關系的根本問題、重大問題的思考及其所形成的知識, 所以哲學是理論形態的世界觀或關于世界觀的學說, 是自然知識、社會知識和思維知識的概括和總結。哲學關注人生在世的根本問題和重大問題, 不斷求索天人關系的真諦, 人際關系的道理, 人我 (或曰人己) 關系的精義, 以及宇宙起源、天地變化、社會進化、文明建構的奧秘。在黑格爾那里, 真正的哲學是自己時代精神的精華。

  如同哲學問題不同, 人們對哲學的分類也有不同的看法。我國現行學科分類是把哲學分為八個二級學科, 即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哲學、外國哲學、倫理學、美學、邏輯學、科技哲學、宗教學。這其實是按照研究領域來予以劃分的。諾埃爾·穆爾和肯尼思·布魯德合著的《哲學導論》按照哲學研究的問題將其區分為四大類:第一類關于是或存在的問題, 形而上學 (Metaphysics) 是關于這些問題的哲學分支。第二類是關于知識的問題。認識論 (Epistemology) 是關注這些問題的哲學分支。第三類是關于價值的問題。研究價值的哲學分支主要有道德哲學 (Moral Philosophy) 或倫理學 (Ethics) , 社會哲學 (Social Philosophy) , 政治哲學 (Political Philosophy) 和美學 (Aesthetics) 等。第四類是有關正確推理的問題, 邏輯學 (Logic) 則是關注此一問題的哲學分支。保羅·沃爾夫著的《哲學是什么》則把哲學區分為認識論、形而上學與心靈哲學、科學哲學、倫理學、社會與政治哲學、藝術哲學、宗教哲學七個分支學科。

  1.2 、社會科學的涵義及發展

  通常來說, 社會科學 (Social Science) 是以社會現象和社會問題為研究對象, 與自然科學相對, 是關于社會的系統知識體系。“社會科學”一詞, 通常認為到十九世紀才開始出現, 以往的社會科學研究是包容在哲學體系之中的。雖然古希臘時期亞里士多德就已撰寫了《政治學》和《雅典政制》等著作, 但這只是部分社會學科的系統研究。在馬克思主義產生以前, 人們已經積累了有關社會歷史研究的大量資料, 形成了一些樸素的認識或天才的猜測成果, 但是由于生產力發展水平和人們認識能力的限制, 某些局部意義上的社會科學研究未能對社會現象和社會問題作出比較全面的說明和科學的揭示, “至多是積累了零星收集來的未加分析的事實, 描述了歷史過程的個別方面”[10]14。意識到以往唯物主義的不徹底性、片面性, 馬克思把社會科學的研究同唯物主義的基礎進行協調, 強調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形成社會科學的研究。馬克思唯物主義歷史觀的創立, 為建立完整的社會科學體系奠定了科學理論的基礎。19世紀以來, 社會科學諸領域獲得了較為快速的發展, 社會科學出現了分化與綜合的新趨勢, 不斷涌現出新的學科, 如許多分工越來越細的部門經濟學和社會學的各個分支。社會科學研究, 就是人們通過對現有知識的掌握, 運用一系列方法, 對人類社會發展規律做更深層次的認識, 從而進行更深層次的改造, 為人類社會發展掌握規律, 進行更進一步的發展。

  社會科學研究的對象是社會, 它和自然科學研究的對象 (狹義的自然界) 相區別的一個最根本的特點在于, 社會是有人參予的, 總是和人及其活動聯系在一起的。故此, 也有學者認為社會科學是以“人”為中心的科學。各種社會科學家雖從不同的途徑, 用不同的角度去研究有關人類的一切問題, 但其想尋求了解的, 最終還是在人。他們在研究的對象和目標上, 是特殊而同歸的。而人及其活動又總是紛繁復雜, 變化萬千的, 說明各種社會現象也都有自己的特點和某種不可重復的個性。比起自然科學求取真理和發現規律而言, 社會科學在求取真理和發現規律方面要更加困難, 因為人和人類社會的發展具有復雜性、不確定性和矛盾性。惟其如此, 提升社會科學的研究水平, 促進社會科學的發展才顯得更加重要。

  2 、哲學與社會科學的關系

  人類早期的哲學是包羅萬象的, 其中有關于研究社會的科學, 研究自然的科學等。社會科學從哲學母體中獨立出來之后, 與哲學既相互區別, 又相互聯系。

  2.1 、哲學與社會科學的區別

  1) 在研究對象上, 哲學以整個世界為研究對象, 探索其本質及一般規律。社會科學把人和人事組成社會作為研究對象, 它“研究的不是物與物的關系, 而是人與物或人與人的關系。雖然哲學史上關于哲學的界定眾說紛紜, 莫衷一是, 至少可以確定一點的是, 哲學把整個世界作為其探討的對象, 整個世界主要由自然、社會和人類思維三大領域構成, 哲學就用其最普遍的概念、最一般的范疇和最具普遍性的理論來把握它們的本質、規律和方法, 形成關于自然、社會和人類精神的認識內容。理論化和系統化為哲學認識的根本特點。社會科學研究的社會, 包括社會的內在本質、規律、機制、運行、結構以及關于社會的組織、制度、管理和調控等問題。人類社會的紛繁復雜造成社會科學的研究對象也豐富而復雜, 涵蓋了經濟、政治、行政、軍事、法律、教育、管理、公共關系、新聞傳播、民族和民俗等領域。整體性、經驗性和規范性為社會科學認識的根本特征。

  2) 在研究方法上, 哲學研究主要采取邏輯的、辯證的和批判的等方法, 社會科學研究則多采取自然科學和實證科學的方法。哲學認識的理論化和系統化要求以理性的分析、直覺的把握方法為工具, 對直覺到的感性材料加以分析綜合, 形成合乎邏輯的理論體系, 從而達到對客觀事物前后一貫、條理分明的認識。哲學的方法本質上是一個從具體到抽象、再從抽象到具體的純思辨運動, 它既屬于哲學方法論范疇, 也被獨立為一門專門學科, 即研究人思維活動規律和形式的思維科學。同時, 由于哲學總是以思想為研究對象, 是對思想的思想, 即反思, 批判成為自康德以來哲學的重要思維方法。邏輯性、思辨性和批判性是哲學方法的根本特點。社會具有一定客觀性、經驗性和穩定性, 使得社會科學在描述經驗現象和社會理論的建構過程中, 大量使用自然科學的 (主要是數學的) 方法, 如觀察、實驗、測量、統計, 以保證所搜集材料的客觀性、準確性。但也逐漸發展出一些自己的特殊方法, 如模態分析、范式理論和結構功能法。不管怎樣, 社會科學研究都重在以定量的、歸納的、公理化的方法對社會現象及其運動規律進行相對準確的反映。

  3) 在研究目的與成果評價上, 哲學研究致力于人自身問題的分析與解決之道, 其成果具有超功利的價值。社會科學的研究目標旨在探求社會運動規律、改造社會現實以建構一個合理的社會, 成果評價具有功利性特點。西方哲學自蘇格拉底以來, 中國哲學自先秦諸子起, 都把“人”作為研究的核心, 著眼于認識自己和為自己建構一個“安身立命”的精神家園。因此, 雖然哲學追求真的價值, 善和美卻為其終極關懷, 成果主要是對人文世界展開的價值性、精神性的表征和建構, 以增進人的自由與幸福為目標。所以, 對哲學成果的評價不能以“有用”或“無用”為標準, 而應該取決主體和精神維度, 采用一種超功利的標準。社會科學社會科學成果具有不同于日常語言的語義精確性、語詞的單一性, 成果通常采用公理化、形式化和定量化的方式展現社會之“真”。因此, 對社會科學成果評價以是否提供決策咨詢、調節社會運行、提高管理效益、制度的文明化、協調社會關系和促進社會發展為前提, 以“有用”還是“無用”、“有效”還是“無效”為評價成果價值大小的根本標準。

  綜上可知, 哲學是關于世界觀、方法論和存在意義的綜合科學, 是包含“經驗總結”、“理論反省”和“理念追求”的真善美之學, “理念的追求”是其核心范疇。它包括本體論 (形而上學) 、認識論、價值論和邏輯學等研究范疇。而社會科學在知識生產模式、研究方法、結果評定等方面是更傾向于經驗描述和理論建構、追求客觀與實用的科學。

  2.2、 哲學與社會科學的聯系

  哲學與社會科學的聯系除了社會科學是從哲學母體中獨立出來并以哲學為指導外, 集中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 哲學在宏觀上指導與引領各門社會科學的研究。哲學以整個世界為研究對象, 探討具有最高意義的普遍性問題, 表達人類對真善美的認識與追求, 就此從理論與方法層面指導各門社會科學的研究, 但哲學并非獨立于各門社會科學。從真理的維度來看, 哲學的真理性不能完全依靠嚴密的思辨邏輯推理出來, 而必須以社會科學、自然科學的客觀成果為基礎, 由此才能指導各門社會科學的實踐, 并為其提供真理的辯護。這也是為什么近現代以來科技的每一次革命, 總會引起哲學觀念的根本變革, 繼而推動科技的進一步發展。從價值的維度來看, 哲學的價值就在于為社會科學的健康發展提供一種善美的支持與價值的引導, 以避免社會科學的過度實證化、理性化所帶來的對人類精神世界的毀滅, 在科學與人文、實然與應然之間建立起一種價值的、超越的維度, 使社會科學的發展能真正促進社會的持續進步和人類福祉的實現。

  2) 社會科學不只是作為哲學的基礎、原材料而存在, 其自身也有一個哲學性的發展。當社會科學運用哲學的觀點來解釋社會現象、分析社會問題, 指導各種社會實踐, 反思社會科學的理論、方法和成果時, 社會科學就開始出現哲學性的發展。正因為如此, 現當代才涌現出大量的交叉學科, 如經濟哲學、政治哲學、語言哲學、法律哲學、教育哲學, 等, 這些學科在其發展初期往往依附于一般的哲學研究, 所研究的問題也可以看成一般哲學的基本問題在各個特定領域的具體展開, 但隨著研究問題的不斷擴展或轉移, 理論系統的不斷創造和重建, 重要理論成果的不斷積累與改造, 研究方法的不斷更新或調整等等, 這些分支學科逐漸從一般哲學中分離出來, 或者成為本領域的理論性學科, 或者獨立為一門專門學科。就此也引發了學界關于哲學與這些具體哲學究竟是“轉向”還是“取代”的分歧, 從另一個側面說明了哲學與社會科學的聯系。

  3) 哲學與社會科學都把構成社會的人、和人所構造的社會作為研究對象。哲學與社會科學都致力于探索人和人類社會的本質、規律, 致力于促進人類社會的進步、人類的福祉和心靈的豐富。所以, “理念的追求”應該是兩者的共同研究維度。對此, 哲學自不必言, 而社會科學如果剝離“理念追求”的向度, 只有純粹的理論建構和經驗的描述, 就必然會淪為工具理性主義。正是出于這一層面的思考, 以馬克斯·韋伯 (Max Weber) 為代表的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主張, 用自然科學的方法來研究社會現象是合理的, 但是不夠的, 社會科學的研究方法主要應該是一種直接理解或投入理解。而批判主義社會科學強調“最好把社會科學看作是批判思維的形式。在它關注精確事實的范圍內, 存在歷史的事實。關于現在和未來的事實的主張無法回避地與價值聯結在一起。因此, 社會科學就像它是科學的一樣是哲學的和歷史的”[11]180。所以, 盡管社會科學研究大量運用自然科學的方法, 但也采納了演繹的、定性的和批判主義等哲學方法。

  總之, 哲學與各門社會科學之間不存在絕對的界限。因為社會取決于人, 社會現象取決于人的一切特征, 包括心理生理過程, 社會本身就是充滿人文意蘊、價值追求的共同體。所以, 兩者應該相互憑依、彼此借鑒和相得益彰。

  3 、哲學社會科學與人文社會科學用法的價值甄別

  在當代的學術研究中, “哲學社會科學”與“人文社會科學”兩個概念經常混用, 學術界、學術管理部門以及各級政府部門往往不加區分地使用這兩個概念。事實上, 這兩個概念既有一定的重合性, 也有一定的區別性。“哲學社會科學”凸顯了哲學不同于社會科學的整體性功能以及哲學智慧的地位, “人文社會科學”則只把哲學視為人文學科的一部分, 凸顯的是傳統文史哲學科的人文性。比較而言, 用“哲學社會科學”比用“人文社會科學”更具合理性, 也更符合我國學科的分類及其歷史發展傳統。

  3.1、 人文科學的本質內涵

  “人文科學”源自拉丁文“Humanitas”, 為“人性”“教養”之義, 源自西塞羅的培養雄辯家之教育綱領, 中世紀時轉變成基督教的基礎教育, 內容包括語言學、教育學、歷史學、哲學等學科。迨及文藝復興時期, 發展出廣狹兩義, 前者指與神學相對的、以世俗文化為研究對象的學問, 有語法、修辭、詩學、史學與道德學, 后者指對古希臘語、拉丁語研究與古典文學的研究。19世紀以來, 人文科學作為獨立的知識領域與自然科學相區別, 泛指以人類的精神世界及其沉淀的精神文化為對象的科學。

  3.2、 “人文科學”與“社會科學”的區別與聯系

  人文科學與社會科學既有交叉重疊的部分, 也有各自相對獨立的研究領域。比較而言, 人文科學主要研究人的意識、情感和價值等精神文化內容, 社會科學則主要研究客觀的人類社會。人文科學常用意義分析和解釋學的方法研究微觀領域的精神文化現象, 其涵覆的學科內容包括文、史、哲及其衍生出來的美學、倫理學、文化學、宗教學等;社會科學則運用實證的方法來研究宏觀社會現象, 涵屬的學科主要包括政治學、經濟學、法學、社會學、民族學、語言學等。

  現代一些學者為了凸顯人文科學的獨特作用, 特別是基于現代化進程中人文科學日趨邊緣化的現實窘境, 強調人文科學不同于社會科學, 要求采取措施保護或拯救人文科學。然而, 本質上看, “人”與“社會”具有同一性, 盡管理論層面上可以把人文科學與社會科學加以區分, 但在實際中, 則不可能做出嚴格的分割。“社會現象”主要取決于人及其特征, 而人文科學從其實質上講又都是社會性的, 不可能從社會生活中抽離開來。故此而言, 廣義的社會科學是包含了除哲學以外的人文科學的。而偏重于人類精神生活或意義探討的人文科學則又很難完全含括社會科學。所以, 作為傳統人文科學的諸多學科既可以在哲學學科中得以更好地生存發展, 也可以在廣義社會科學的天地獲得充分的發展空間。

  3.3、 “哲學社會科學”與“人文社會科學”提法的商榷

  鑒于一些學者為了凸顯人文科學主張用“人文社會科學”取代“哲學社會科學”的觀點, 在經過了上述梳理和考證的基礎上, 可以判斷, 用“哲學社會科學”的提法比用“人文社會科學”更具價值合理性, 也更符合人類學術發展的歷史實際。

  一方面, “哲學社會科學”已經是一種被人們普遍接受的提法。在我國自1955年正式提出, 并在中國科學院設立“哲學社會科學部”, 迄今我國學術管理部門亦是用“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辦公室”, “哲學社會科學領導小組”, 在省市一級還專門設有“哲學社會科學聯合會”。而“人文社會科學”只是現代西方關于學科劃分的一種意見或標準。一些學者認為“人文社會科學”是學術共同體共同認可的一種意見或標準, 并認為“哲學社會科學”是政治干預學術的一種稱謂。其實, 這一看法含有相當的武斷性, 是值得斟酌甚至可以批評的。

  另一方面, “哲學社會科學”與“人文社會科學”兩種提法的根本區別在于對待“哲學”的認識和態度。前者凸顯了哲學的地位及其對社會科學研究的指導性價值, 后者則將哲學涵容于人文科學之中。其實, 哲學既是人文學科又不完全是人文學科。哲學在歷史上曾經是“科學的科學”或被當作“科學之王”來看待的, 即便是在自然科學、社會科學、人文科學相繼獨立之后, 哲學依然是世界觀和方法論的學問, 是人們關于自然知識、社會知識和人類思維知識的概括和總結, 探討的是人與世界、人與社會、人與自我的重大問題和根本問題。英國哲學家羅素在其《西方哲學史》一書中指出, “哲學, 就我對這個詞的理解來說, 乃是介乎神學與科學之間的東西一樣。它和神學一樣, 包含著人類對于那些迄今仍為確切的知識所不能肯定的事物的思考;但是它又像科學一樣是訴之于人類的理性而不是訴之于權威的”[12]11。人文科學在歷史上曾經是哲學的一部分, 從哲學學科中分離出來以后也依然需要哲學智慧和方法論的指導, 它沒有能力也無法涵蓋“哲學”。一般人所強調的人文科學簡單地說即是“文史哲”。“文史哲”雖然關系密切, 但畢竟是各有不同的研究對象和學科性質。整體上說, “文史”是包含不了“哲”的, 而“哲”卻可以指導和影響“文史”。所以, 用“人文社會科學”稱謂的最大紕漏或不科學之處在于遮蔽和忽視了哲學, 而用“哲學社會科學”因為凸顯哲學勢必為“人文科學”開辟通途。

  4 、結 語

  哲學社會科學是人類認識客觀世界形成的一個重要科學系統。相比社會科學, 哲學由于其以整個世界為研究對象, 以邏輯的、思辨的和批判的等方法, 審視社會科學和其他科學的本質、結構、功能等, 致力于解決人自身的問題。宏觀上起著指導與引領其他各門社會科學和人文學科研究的作用。近現代以來, 人們對于哲學社會科學經歷了一個復雜的心路歷程, 而中國在“經濟中國”建設的過程中, 也曾忽略對哲學社會科學價值維度的思考與建設。今天, 我們必須充分認識到, 哲學社會科學在鍛造人的世界觀和方法論、提升民族的精神素質、增強國際競爭力等方面的重要價值。正是基于此, 本文對哲學社會科學的內涵、功能展開辨析, 厘清兩者的學科邊界, 確證哲學的指導性價值意識, 以此為繁榮中國的哲學社會科學的觀念基礎。

  參考文獻

  [1] 江應中.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話語體系構想[J].南通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 2016, 32 (1) :17.JIANG Yingzhong.Construction of the Discourse System for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 of Chinese Characteristics[J].Journal of Nantong University (Social Sciences Edition) , 2016, 32 (1) :17. (in Chinese)
  [2] 王學容.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話語體系的路徑期成[J].寧夏社會科學, 2018 (3) :11.WANG Xuerong.The Expected Achievements of the Discourse System of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Philosophy and Sociology Structure[J].Ningxia Social Science, 2018 (3) :11. (in Chinese)
  [3] 李太淼.充分發揮馬克思主義對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的指導作用[J].中州學刊, 2016 (7) :7.LI Taimiao.Giving a Full Play to the Guiding Role of Marxism on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in China[J].Academic Journal of Zhongzhou, 2016 (7) :7. (in Chinese)
  [4] 張國安.習近平關于哲學社會科學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的論述[J].馬克思主義研究, 2017 (5) :41.ZHANG Guoan.Xi Jinping’s Statement of Marxism as the Guidance of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J].Studies on Marxism, 2017 (5) :41. (in Chinese)
  [5] 邱德勝.哲學社會科學的社會服務屬性[J].重慶社會科學, 2015 (7) :115.QIU Desheng.Social Service Attribute of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J].Chongqing Social Science, 2015 (7) :115. (in Chinese)
  [6] 袁曦臨.人文、社會科學學科分類體系框架初探[J].大學圖書館學報, 2010 (1) :35.YUAN Xilin.Disciplinary Classification System in the Area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J].Journal of Academic Libraries, 2010 (1) :35. (in Chinese)
  [7] 布魯克·諾埃爾·穆爾, 肯尼思·布魯德.思想的力量:哲學導論[M].李宏昀, 倪佳, 譯.6版.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 2009.MOORE B N, BRUDER K.Philosophy:The Power of Ideas[M].LI Hongyun, NI Jia, Translated.6th ed.Shanghai:Shanghai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Press, 2009. (in Chinese)
  [8] 馬克思, 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選集 (第4卷) [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5.MARX K, ENGELS F.Selected Works of Marx and Engels (Vol.4) [M].Beijing:People’s Publishing House, 1995. (in Chinese)
  [9] 馬克思, 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選集 (第3卷) [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5.MARX K , ENGELS F.Selected Works of Marx and Engels (Vol.3) [M].Beijing:People’s Publishing House, 1995. (in Chinese)
  [10] 中共中共中央編譯局.列寧專題文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Central Compilation & Translation Bureau.Lenin’s Monograph[M].Beijing:People’s Publishing House, 2009. (in Chinese)
  [11] DOLBY R G A.Ucertain Knowledge, An Image of Science for a Changing World[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in Chinese)
  [12] 羅素.西方哲學史 (上卷) [M].何兆武, 譯.北京:商務印書館, 1963.RUSSELL B.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Vol.1) [M].HE Zhaowu, Translated.Beijing:The Commercial Press, 1963. (in Chinese)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双色球开奖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