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社會哲學論文 > 儒家和道家音樂治療思想探析

儒家和道家音樂治療思想探析

時間:2020-03-17 15:42作者:張勇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儒家和道家音樂治療思想探析的文章,儒家、道家音樂思想是中國傳統心理治療取向音樂治療的重要組成部分,探究儒家、道家音樂治療思想內涵,并把其納入到到中國傳統音樂治療思想理論體系中,對于弘揚中國傳統音樂治療文化,促進傳統音樂治療的傳承與發展研究

  摘    要: 儒家、道家音樂治療思想體系屬于中國傳統音樂治療體系的重要分支,本文藉由分析孔子、荀子、老子、莊子等古代思想家的音樂心理治療實踐行為,揭示了儒家、道家音樂治療哲學思想。

  關鍵詞: 儒教; 道家; 音樂治療思想;

  儒家、道家音樂思想是中國傳統心理治療取向音樂治療的重要組成部分,探究儒家、道家音樂治療思想內涵,并把其納入到到中國傳統音樂治療思想理論體系中,對于弘揚中國傳統音樂治療文化,促進傳統音樂治療的傳承與發展研究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儒家音樂治療思想

  春秋末期的孔子作為儒家學派創始人,不僅是一位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同時他也是杰出的音樂家。孔子掌握了多方面的音樂技能,善于擊磬、鼓瑟、彈琴、唱歌和作曲。他對音樂功能有著敏銳的洞察能力,并把音樂具有的養生保健、心理治療功能運用到自己的生活當中,服務于自己的身心健康。孔子對于音樂養生的理論研究,對于音樂心理治療的具體實踐,在《周禮》《呂氏春秋》《論語》《史記》等古籍中都有相關的記載。

  孔子把音樂活動作為感染人的情緒、陶冶人的心靈以及培養“仁愛”精神的重要工具。他認為詩與樂在完善人格、豐富人性方面具有一定的促進的作用。孔子指出君子的人格整合過程是借助“興于詩,立于禮,成于樂”而完成的,君子的人性豐富是則基于“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成于藝”。孔子把音樂看作生活中重要的組成部分,注重發揮音樂的社會功能,主張通過音樂實踐來達到移風易俗的目標,希望用音樂實踐促進人與人之間的和諧、社會的安定。正如孔子所說:“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孔子認為一個人的全面的修養不能缺少音樂,只有有了音樂的修養,人才可能達到人性完美的高度。因此,孔子崇尚禮樂,并把音樂作為他教育人、培養人、感染人的一項重要內容。

  孔子在日常生活中會用彈琴、歌唱、舞蹈等形式來表達、宣泄自己負面的情緒。例如孔子創作的《去魯歌》,就是寫的在魯國時,齊國選女樂八十贈魯國國君,魯君受齊女樂,三日不聽政,孔子憤然離開魯國,在離去的路上孔子即興唱起了這首歌,來表達無可奈何的心情:“彼婦之口,可以出走;彼婦之謁,可以死敗。蓋優哉游哉,維以卒歲!”孔子在預知自己大限將至之時,對人生戀戀不舍而淚流滿面,他拄著拐杖在門口即興唱出了:“泰山壞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 的哀怨之聲。孔子擅于運用音樂宣泄負面情緒,他認識到了音樂對人的心理發展、人格形成的積極影響,并在自己多年的音樂實踐活動之后,總結出了“樂而不淫”“思無邪”“哀而不傷”的音樂審美標準。在孔子的音樂實踐活動中,他不僅重視對音樂“移風易俗”的社會功能,而且還非常重視音樂在養生、心理疏導等方面的醫療功能,孔子原始古樸的音樂治療思想,為當今學者從音樂治療學科角度研究他的音樂醫療思想提供了寶貴的借鑒與參考。

  荀子作為儒家學派的著名代表人物之一,也是戰國時期學術思想的集大成者。他的音樂思想集中于《樂論篇》,對于儒家音樂思想進行了系統性的總結。荀子認為人一生下來是邪惡的,需要通過教育的改造方能使人變得向善,因此,荀子的哲學觀點主張“性惡論”。荀子所說的:“夫樂者、樂也,人情之所必不免也。故人不能無樂,樂則必發于聲音,形于動靜;而人之道,聲音、動靜、性術之變盡是矣。故人不能不樂,樂則不能無形,形而不為道,則不能無亂。”這段文字闡述了音樂作為人們歡樂時的一種外在表現形態,是滿足人的情感、心理需要不可或缺精神食糧。故人離不開音樂,歡樂的情緒也會在歌舞中得以體現,人的行為舉止、性情變化也會體現在音樂活動之中。所以說人離不開音樂,沒有了音樂人們就不能很好地表達快樂,而音樂活動如果不加以引導,也同樣會導致人在情緒上失去平衡,出現異常的心理問題。

  荀子提出“先王立樂之術也”就是要制訂“故制雅頌之聲以道之,使其聲足以樂而不流,使其文足以辨而不諰,使其曲直繁省廉肉節奏,足以感動人之善心,使夫邪污之氣無由得接焉。”主張用雅頌之聲來影響人們的心理,引發人們的善心。荀子還講道:“鐘鼓管磬,琴瑟竽笙,所以養耳也。”這里可洞察出荀子在肯定了音樂的心理功能基礎上,也對音樂所具有的養生保健功效作出了表述。他從人的心理、精神層面的需需求上,揭示了音樂存在的的根源,論述了歌、樂、舞為一體的古代音樂藝術形成的必然性與其存在的合理性。荀子糾正了墨子“非樂”論強調物質需要而忽略精神需要的片面性。荀子承認音樂具有社會功能,認為否定音樂的社會功能的觀點是錯誤而膚淺的。他認為音樂具有教化人心的作用,同社會、政治存在著密切的關系,可以有效促進人與人之間關系,音樂有助于構建和諧的社會環境。
 

儒家和道家音樂治療思想探析
 

  二、道家音樂治療思想

  春秋時期的思想家、哲學家老子,作為道家學說的創始人,他在音樂上學術觀點并不多見,這與他創立的道家思想不無關系。老子在《道德經》中提到的“大方無隅,大器晚成;大音希聲,大象無形。”說明了世間凡最大最方正的事物反而是有棱有角的,世間最貴重的器物總是最后制成,最完美的音樂是聽而不聞的,最大的形象反而無形”。“大音希聲”作為是老子少有的音樂思想,把音樂藝術指向了道家所推崇的最高音樂哲學境界。道家音樂所推崇的聲音,大而唯美,處于無形無象的形態之中,具有“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的意境。 道家“大音”所指的是“道”本身所具有的聲音,是人間最純粹和最美妙的聲音,這種聲音無聲勝有聲,蘊涵著“大音”平和人心的深刻道家音樂治療哲學思想。

  晉朝時期的王弼在為《道德經》作注時曰:“聽之不聞名日希,不可得而聞之音也。有聲則有分,有分則有宮而矣。分則不能統眾,故有聲者,非大音也。”在老子認為,美妙的音樂是難得聽到的,是音樂的最高境界,是音樂的整體部分。而最美好的音樂是無法只靠聽來得到。人們聽到的,只能是音樂的具體部分,不可能包含整體的是“大音”。也就是說道家思想中,凡是我們能聽到的都是音樂的一小部分而已,不管音樂有多么美好,都無法觸及音樂的本體并滲透于音樂的全部。要想聽到音樂的本體和全部,要靠你自己去體會,去把握,僅用耳朵是不行的。人的耳朵所能聽到的只是人為的世俗音樂,真正的音樂和大自然融為一體,需要用心去感受。只有當人的內心到達平靜如水的境界時,方能享受到至尊無上的“大音”。

  老子的音樂觀強調的是用寧靜、空無的心來感受、享受音樂,“大音希聲”的哲學思想,揭示了音樂與人的心理的必然聯系。道家音樂思想中分為無為的自然音樂與世俗的非自然音樂,強調以人為本才是符合道法的音樂。道家音樂不僅是無形無聲的,而且是包羅萬象和唯美的。老子所指的天籟之音不是人們用聲音就能夠表達的,至美的“大道之音”能融天地為一體,這樣的音樂自然會給人無音勝有音、無形勝有形的安詳、寧靜的情感與心理體驗。

  在《齊物論》中,莊子也把音樂分為“天籟”“地籟”“人籟”三個不同層次。“天籟”是指自然界萬物因各自竅穴不同而發出不同的聲音,是最高層面的音樂。“地籟”是指大自然的風吹動萬物竅穴之后形成的音樂之聲。“人籟”則是指人們在使用樂曲演奏所發出的聲音,這種聲音也是人為產生的層次最低的一類音樂。“天籟”之音是不受任何限制自然發生的,而“人籟”與“地籟”之音,是需要借助外力才能形成的。所以說“天籟”就是天然形成的,人們由此可以獲得的審美體驗為“天樂”,它給人帶來是一種崇高的審美愉悅感。 “天籟”之音正是莊子所追求音樂的最高層次,體現道家自然無為的指導思想,無為使得心理沒有任何負擔,沒有了負擔內心就會變得平靜、祥和。莊子主張極致的音樂是和人的心理相聯系的,音樂是人內在心理活動的一種外在具體表現形式,他也常常借助音樂來抒發自己壓抑在內心的負面情緒。

  參考文獻

  [1] 方勇,李波譯注.荀子[M].北京:中華書局,2018年版,第32頁.
  [2] 陳四海.中國古代音樂史(上)[M].北京:人民音樂出版社2004年版,第102頁、116頁.
  [3]鄒元江、李昊.論老子音樂美思想的本質——對“大音希聲”辨析[J].武漢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6年第1期,第 34頁.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双色球开奖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