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社會哲學論文 > 杜威經驗主義與自然、實踐、生活的關系

杜威經驗主義與自然、實踐、生活的關系

時間:2020-02-28 14:40作者:賈媛媛 李士軍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杜威經驗主義與自然、實踐、生活的關系的文章,20世紀上半葉是現代西方哲學對傳統哲學進行全面反思的時代, 也是全新的哲學理論構建的時代。哲學家們一方面對傳統哲學二元論以及由此帶來的理性主義和獨斷論進行批判, 另一方面試圖立足于生活和實踐建構一種統一性來

  摘    要: 約翰·杜威的經驗觀不同于近代英國經驗論的經驗觀。他不是把經驗理解為認識論意義上的感覺經驗,而是在人類歷史、文化、生活的意義上把經驗理解為人類作用于自然的實踐力量。在他看來,經驗的基礎在于人與環境的相互交融和相互作用,經驗作為自然的轉換力量是人類深入自然、改造自然的方法和結果。在改造自然的過程中,經驗由于與經驗方法的內在統一性使自身獲得了增長和豐富。因而,經驗就是人的生活和實踐,經驗的豐富就是人生活的拓展和深入。在這種經驗自然主義的基礎上,杜威批判了傳統哲學的二元論和理智主義,認為真正的哲學研究必須回歸于生活經驗,承擔起促進經驗生長、豐富人生意義的新的使命。

  關鍵詞: 約翰·杜威; 自然; 經驗; 經驗自然主義;

  Abstract: John Dewey's view of experience is different from that of modern British empiricism. He did not take experience as sense experience in epistemology, but as the practical force of human action on nature in the sense of human history, culture, and life. In his opinion, the foundation of experience lies in the mutual blending and interaction between man and the environment, and experience as the transforming force of nature is the method and result of human beings going deep into nature and transforming nature. In the process of transforming nature, experience itself gains growth and enrichment due to its inherent unity with empirical methods. Therefore, experience is people's life and practice, and rich experience is the expansion and deepening of people's life. On the basis of empirical naturalism, Dewey criticized the dualism and rationalism of traditional philosophy. He believed that true philosophical research must return to life experience, and assume the new mission of promoting the growth of experience and enriching the meaning of life.

  Keyword: John Dewey; nature; experience; empirical naturalism;

  20世紀上半葉是現代西方哲學對傳統哲學進行全面反思的時代, 也是全新的哲學理論構建的時代。哲學家們一方面對傳統哲學二元論以及由此帶來的理性主義和獨斷論進行批判, 另一方面試圖立足于生活和實踐建構一種統一性來超越二元論。約翰·杜威是其中最具典型性的思想家之一, 他把對傳統哲學的改造當作自己的使命。

  在杜威看來, 要想改變傳統哲學探究存在的方式, 首先要改變傳統哲學將關注點放置于超驗領域的一貫信條, 使哲學內在于人們的生活經驗之中。但是, 近代哲學的經驗理論并沒有改變傳統哲學的探究方式。總的來說, 近代哲學的經驗概念有這樣幾個特征:第一, 經驗被局限于認識論之中, 只是主體認知客體的中介和紐帶;第二, 經驗被局限于心理學之中, 是通過主體發生的各種心理要素的集合;第三, 經驗被局限于過去的時間中, 是已經發生的事情的記錄;第四, 經驗被局限于偶然性的事件中;第五, 經驗被局限于知覺之中, 它與思想根本不同。1這種對經驗的認知限制了經驗的范圍, 將經驗只作為認識的途徑。杜威認為, 真正的經驗與自然、實踐、生活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

  一、經驗是深入自然的方法

  杜威首先對近代哲學認識論將經驗與自然截然分開的觀點進行了批判。從培根、笛卡兒開始, 心物二元論就成為認識論的前提和基礎, 人的認識就是以經驗為通道感受外物再進一步進行理性思考的過程, 而經驗就是人的感官對外物刺激的直接感受。尤其是在近代英國經驗論那里, 經驗成為一切知識的來源與基礎, “我們的一切知識都是建立在經驗上的, 而且最后是導源于經驗的”。2洛克進一步將經驗區分為外在經驗和內在經驗, 外在經驗主要是感覺, 是關于冷、熱、苦、甜等觀念的來源, 內在經驗主要是反省, 是知覺、思考、認識、推理等觀念的來源。3但是, 無論是感覺還是反省, 都是把經驗作為主要關涉主觀的、心理的東西, 這種觀念與二元論結合在一起, 使經驗與自然隔絕起來, 無法獲知關于自然和外物的普遍必然性的知識。貝克萊的“存在就是被感知”、休謨的“懷疑論”就是對自然知識客觀有效性的否定。康德哲學雖然在現象范圍內解決了知識有效性問題, 但是經驗所觸及的范圍仍然只限于感覺的限域之內, 要想認識感覺之外的自在之物, 必須依靠超越經驗之上的其他途徑才能到達。在杜威看來, 這種建立在心物二元論基礎上的經驗觀淹沒了經驗本身的內涵與價值, 割裂了經驗與自然的天然連續性, 經驗甚至成為遮蔽自然本來面貌的屏障。他的經驗自然主義的首要任務就是恢復經驗與自然的連續性, 使經驗成為人改造自然、享受自然的有力工具。

  在杜威看來, 人與自然的關系并不像笛卡兒以來的近代哲學所認為的那樣是主體與客體、精神與物質、心與物的兩條永不匯合的平行線關系, 而是水乳交融、相互塑造的關系, 經驗就是它們之間統一性的有機協調。杜威將達爾文的有機體理論和物種連續性的觀點應用于他對人與自然關系的研究之中, 用“有機體與環境” (而不是主體與客體或者心與物的范疇) 來表述人與自然的統一性。在他看來, 正如達爾文所理解的那樣, 無機的自然界與人類社會并不存在絕對的對立, 它們具有連續性, 人和人類社會是自然界發展進化的結果, 人與自然關系的最基本事實是“有機體生存于環境中”。
 

杜威經驗主義與自然、實踐、生活的關系
 

  杜威認為, 生命生存于環境之中, 但是這并不是像將某物置于一個空的容器中那樣, 似乎二者永遠處于各自獨立的、靜止的狀態, 而是意味著生命與環境的不可分割, 即生命是環境的一部分, 生命活動的展開是一個與環境相互作用、相互構造的過程。“生命是在一個環境中進行的;不僅僅是在其中, 而且是由于它, 并與它相互作用。生物的生命活動并不只是以它的皮膚為界;它皮下的器官是與處于它身體之外的東西聯系的手段, 并且, 它為了生存, 要通過調節、防衛以及征服來使自身適應這些外在的東西。在任何時刻, 活的生物都面臨來自于周圍環境的危險, 同時在任何時刻, 它又必須從周圍環境中吸取某物來滿足自己的需要。一個生命體的經歷與宿命就注定是要與其周圍的環境, 不是以外在的, 而是以最為內在的方式作交換。”4也就是說, 環境并不是外在于生命的實在, 生命本身是環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皮膚并不是把人和環境隔離開來的屏障, 皮膚以及人身上的任何器官都是環境的一種延續。人生存、生活于環境之中意味著人這個有機體要與環境中的其他要素 (陽光、空氣、水、植物、動物等等) 進行著持續的交換, 這種交換是依靠人的行為建立起來的, 在這種意義上, 人在環境之中, 環境也在人之中。

  有機體與環境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的關系就是人與自然關系的寫照, 而經驗就是人在自然中的活動方式和實踐方式。杜威強調:“經驗既是關于自然的, 也是發生在自然以內的。被經驗到的并不是經驗而是自然。”5也就是說, 經驗不是純粹主觀的東西, 經驗總是對自然的、對事物的經驗。或者說, 經驗具有兩重性, 它既是有關人的又是有關自然的:一方面, 經驗是人的經驗, 受人的經驗方式所制約, 而經驗方式又是受“交往和習俗的力量”6所制約的;另一方面, 經驗又是對自然的經驗, 經驗的主體既與其他有機形式 (風俗、習慣、權威、宗教等) 聯系在一起, 同時又與自然中的各種物理、化學變化聯系在一起。因此, 杜威認為, 經驗與自然是天然聯系在一起的, 經驗不僅是占有自然的方式, 也是探究自然并深入自然的實踐手段, “它深入于自然而且通過它而無限制的擴張”。7這樣, 經驗不再像傳統哲學所描述的那樣是遮蔽自然的屏障, 而是人們“透入” (penetrate) 自然的具體途徑和方式, 經驗自身成為經驗方法。

  在杜威這里, 經驗與經驗方法的稱謂并不是傳統哲學的本體論與方法論的區分, 而是經驗與經驗方法的統一, 是經驗自身之中就內蘊著經驗方法, “經驗乃是達到自然、揭露自然秘密的一種而且是唯一的一種方法”。8杜威認為, 在自然科學研究中, 經驗方法是科學家探索自然的手段, 自然科學家從直接經驗出發, 將從直接經驗中獲取的材料經過實驗、推理、演算等程序后得到自然的客觀規律, 并將這些規律再用于直接經驗中以得到驗證。正是通過經驗方法, 自然才成為能夠被認識、被發現、被探索的對象, 自然對人的豐富意義才真正彰顯出來。

  經驗與經驗方法的統一使經驗具有了動態的特征。在英國經驗論那里, 經驗是事物投射到感官中形成的感覺經驗, 這樣的經驗是靜態的、被動的, 而杜威的經驗作為人的實踐方式是動態的、主動的。這種對經驗的理解受到了黑格爾邏輯學的啟發。黑格爾的邏輯學是理念自身的發展過程與自我統一的過程, 這一過程表現為內容與方法的統一, “方法并不是外在的形式, 而是內容的靈魂和概念”。9在黑格爾那里, 內容是指理念走向絕對真理的整個“邏輯體系”, 而方法是“理念各環節 (矛盾) 發展的特定的知識”, 10也就是說, 理念既是它自身運動的全體, 同時是理念發展過程的各個環節, 絕對理念只有通過各個環節才能充分開展自身, 才可能達到對自身的真理性的認識。因此, 黑格爾所說的“方法”有兩方面的特征, 一方面, 從它的直接性來看, 它就是它本身;另一方面, 相對于理念的全體而言, 它又是階段性的, 是與它本身有區別的。在杜威看來, 經驗與經驗方法的關系類似于理念的內容與方法的關系, 經驗并不是認識論視域中聯系和溝通主客體的中間物, 經驗是類似于真理的探求活動, 這一活動過程中, 經驗與經驗方法是內在統一的。經驗既是一個結果, 也是一個歷程, 經驗方法是活躍于經驗歷程中的積極環節。由于經驗方法內蘊于經驗之中, 經驗與經驗方法才獲得內在的統一, 經驗的結果與經驗的歷程才因此統一起來, 經驗具有了生長性和開拓性的力量, 才能不斷探索自然、深入自然。

  二、經驗向生活的拓展

  經驗與經驗方法的統一不僅是指向自然的, 也是指向經驗自身的, “我們利用我們過去的經驗來建構未來的新的、更好的經驗, 因此, 經驗的事實本身就包括它指導自身改善自身的過程”。11這樣的經驗不是主體對客體的認識, 而是人具體的生活實踐。

  在杜威看來, 人不是孤立地存在于世界中的, 與其他生物一樣, 人也是世界中的“活的生物” (creature) , 12“活的生物” (有機體) 與世界 (環境) 的相互依賴關系構成了生物的生存和自然發展的基礎, 經驗就是在人與環境相互作用的過程中發生的, 它一方面與生命改造環境的活動聯系在一起, 另一方面也與環境對生命的作用聯系在一起。杜威強調, 任何生命的活動, 即使是對環境的適應活動也內在地包含著改造環境的行為, 這種行為的發生是因為人發現他自己生活在一個不安定、不穩定的世界中, 構成環境的要素是動態的、復雜的, 因而環境自身也是動態的、易變的。環境的改變迫使生命體不斷調整自己的存在方式和改造手段, 在這種相互作用的過程中, 生命改造了環境, 環境塑造了生命, 這一過程杜威表述為做 (doing) 與受 (undergoing) 的統一:“活的生物”按照自己的生命體構造在環境中行動, 這些行動改變了環境同時也使自己必須承受這些行動所產生的后果, 環境的變化又迫使生命體調整自己的行動, 這種“做與經歷或承受的密切關系就構成了我們所說的經驗”。13正是在做與受的交織中, 人類開啟和實踐了自身的全部生活和歷史。因此, 經驗就是在生命與環境的相互依賴、相互作用的基礎上展開的生命活動和生命樣態。在經驗的過程中, 人們既要行動, 也要承受, 在做與承受中又包含了各種情緒和情感。

  雖然經驗包含了做與受兩個方面, 但并不意味著杜威的經驗論與英國的經驗論一樣是以二元論作為自己的哲學范式的。在杜威這里, 人與環境的相互作用是一種原初的、混沌未開的狀態, 即在人能夠認識世界之前的狀態。在我們認識世界之前, 人類的生存活動 (生活) 就已經發生了。這種對經驗的理解受到威廉·詹姆士的影響, 在詹姆士那里, 整個世界是一個統一的“純粹經驗”世界, 這個經驗不是洛克、休謨等人的那種建立在二元論基礎上的、主觀的、缺乏連續性的經驗, 而是指包容了所有處于活動、流變狀態的意識中的事物及其關系的經驗整體, 主體與客體、物理與心理只是純粹經驗的兩個方面, “它的一端變成知識的主體或擔負者, 知者, 另一端變成所知的客體”。14這樣的經驗只是一個模糊的、渾沌的世界總體, 詹姆士稱之為“意識流”或“主觀生活之流”。在此基礎上, 杜威說:“‘經驗’是一個詹姆士所謂具有兩套意義的字眼。好像它的同類語‘生活’和‘歷史’一樣……”15經驗所涉及的范圍涵蓋了人類的全部生活和歷史領域, 它既是人們適應和改造豐富多彩的自然的有效手段, 也是人們在同自然打交道過程中情感、道德、認識活動的體現。“經驗指開墾過的土地, 種下的種籽, 收獲的成果以及日夜、春秋、干濕、冷熱等等變化, 這些為人們所觀察、畏懼、渴望的東西;它也指這個種植和收割、工作和欣快、希望、畏懼、計劃、求助于魔術或化學、垂頭喪氣或歡欣鼓舞的人。”16一句話, 經驗就是我們的生活以及我們所創造的文化。

  杜威的經驗概念很大程度上是對古希臘經驗概念的發揚。在古希臘, 經驗概念與人的親身經歷和生存實踐有密切關系, 亞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學》中有這樣的表述:人的認識從感覺記憶開始, “從記憶積累經驗;同一事物的屢次記憶最后產生這一經驗的潛能……從經驗所得許多要點使人產生對一類事物的普遍判斷, 而技術就由此興起”。17亞里士多德沒有把感覺與經驗等同, 感覺是認識的起點, 而經驗是個別知識, 通過經驗的積累, 個別知識能夠上升到作為普遍知識的技術。經驗作為個別知識, 它就不能是從書本獲得的, 而只能是從個人的親身實踐活動中獲得的。另外, 從拉丁文 (experientia) 詞源上來看, 經驗具有驗證、嘗試、體驗之意, 它既包括人經驗對象時的一系列的動態行為, 同時也包括這些行為發生時人的各種心理感受。很明顯, 古希臘的經驗觀與近代英國的經驗論完全不同, 經驗不是感官與對象相接觸時產生的感覺印象, 而是人的生活經歷以及由此所獲得的知識。英國經驗論正是因為不是把經驗作為生活和經歷, 而是在二元論的基礎上將其視為感性認識, 因而遮蔽了經驗本來的豐富復雜的內涵。

  應該說, 古希臘的經驗觀和杜威對經驗的理解更接近于我們日常所說的經驗, 當我們談論工作經驗、學習經驗、宗教經驗等的時候所指的并非英國經驗論所說的感覺經驗, 而是與我們的實踐和活動相聯系的生存實踐。在認識活動中, 主體與客體首先要被設定為二元的、分裂的, 而經驗就是主體認識客體的中介, 是主體消極地接收客體信息的反映樣式, 它解釋了認識活動何以可能。而在日常生活中, 主體并不是先認識客體, 主體與客體是相互建構、彼此不可分的關系。杜威對經驗的理解揭示了主客體未分裂之前的經驗模式, 它不是理論活動, 而是實踐活動, 它不是思維中的一系列圖像, 而是具體環境下人的生存活動。

  一個簡單的例子可以說明杜威的經驗概念:生活在某個城市的居民和這個城市的游客誰更具有關于這個城市的經驗呢?當然是這個城市的居民, 這并不是說他游覽的地方比較多或者他有很多關于這個城市的圖像, 而是因為他生活在這個城市之中, 他與這個城市相互依存、相互作用, 將自己融入這個城市甚至與其成為水乳交融的一體。而游客也許游覽了更多的這個城市的美景, 看了更多的關于這個城市的圖像, 但我們仍然只能說他所擁有的只是關于這個城市的印象。杜威的經驗觀與近代英國經驗論的經驗觀的差別就在這里, 近代英國經驗論將經驗等同于主體對客體的印象, 而杜威將經驗等同于主體與客體的交互作用。真正的經驗是生活, 是實踐, 是做與承受的不斷交融與轉換。

  三、經驗方法與哲學的改造

  杜威認為, 當經驗向生活拓展時, 哲學研究也具有了新的契機, 即“借助于哲學的對生活經驗的研究”, 18這種新的哲學研究同樣需要新的研究方法, 即經驗方法。

  前面我們已經闡述了經驗與經驗方法的內在統一, 經驗方法作為彌漫在整個經驗過程的“中介”19使經驗具有生長性的力量。這種方法是自然科學中常用的方法, 杜威認為, 經驗方法具體包含著這樣的程序:首先, 承認在確定某一對象之前具有選擇的行動;其次, 將獲得關于這一對象結論的進程擺放出來以期獲得別人的驗證;最后, 將結論返回到日常生活中來證實結論的有效性。20經驗方法應用于哲學中將會使哲學以一種開放的姿態接納任何有益的經驗或觀點從而排除哲學的獨斷論。

  但是, 從古希臘到近代以來的傳統哲學研究卻不是從經驗本身出發, 而是從認知中選擇一個對象作為世界的基礎或本原來構建哲學思考。傳統哲學的這種思考方式, 杜威稱之為非經驗方法。所謂非經驗方法, 是指不是從直接經驗出發, 而是從一個反思的結果出發來思考哲學問題。傳統哲學的精神與物質、心與物、主體與客體之分都是反思的結果, 傳統哲學將這樣一個反思的結果作為哲學的前提接受下來, 將或者是心靈或者是物質作為世界的本原, 從而導致二元論哲學永恒的爭論。在杜威看來, 只要傳統哲學將反思之物作為哲學的一種前提性預設, 那么二元論哲學的爭論將永無休止, 因為它的反思式方法囿于認識論限閾而無法觸及人類的生活實踐。杜威具體指出了傳統哲學的弊端: (1) 因為脫離了日常經驗, 傳統哲學的結論無法得到驗證; (2) 由于使用非經驗方法, 傳統哲學無法像自然科學那樣使其結論的意義獲得延伸和豐富; (3) 更重要的是, 由于哲學家否認其確定的本原或基礎是選擇或反思的結果, 傳統哲學無一不陷入獨斷論的窠臼, 即武斷的“理智主義”。21因此, 要想改造傳統哲學, 不僅要改造傳統哲學的經驗觀, 將經驗奠基在生存實踐的基礎之上, 而且要在哲學研究中應用經驗方法。“經驗法是能夠公正地對待‘經驗’這個兼收并蓄的統一體的唯一方法, 只有它才把這個統一的整體當作是哲學思想的出發點。其他的方法是從反省的結果開始的, 而反省卻業已把經驗的對象和能經驗的活動與狀態分裂為二。”22經驗方法不僅能從根本上改造傳統哲學的二元論, 而且能在廣度和深度上擴展經驗的內容, 使哲學研究立足于一個更為廣闊的視域。

  在杜威看來, 經驗方法與非經驗方法區分從另一個角度看是原始經驗與反省經驗的區分。23原始經驗是指一種粗糙的、宏觀的、未加提煉的經驗, 也就是關乎人們生存實踐的直接的經驗活動, 而反省經驗是精煉的、微觀的、推演出來的經驗活動, 它是認識活動中的理性活動, 包括概念、分析、判斷、推理等理智活動。前者是人們的日常生活, 后者則是人們的理性生活。杜威認為, 原始經驗是直接的、原初的經驗, 而反省經驗是第二級的、次生的經驗。但是, 原始經驗與反省經驗的區別不是本質上的區別, “這個區別乃是在作為最少偶然反省的結果而為我們所經驗到的東西, 和由于繼續與受調節的反省探討而被經驗到的東西之間所具有的區別”。24也就是說, 它們之間的區別僅僅在于:原始經驗是一種瞬間的反思, 而反省經驗是一種持續而規范的反思活動。不僅如此, 杜威認為, 原始經驗與反省經驗還具有一種連續性, 一方面, 通過原始經驗獲得的素材構成了反省經驗判斷、推理和思考的對象, 正是以這些素材為對象我們獲得了關于對象的認識;另一方面, 對于反省經驗結果的驗證和證實需要重新回到原始經驗中, 使原始經驗中的事物“通過達到這個途徑或方法而獲得了一種豐富和擴大的力量”。25可以看出, 杜威的原始經驗就是普通日常生活, 因為在杜威看來, 原始經驗所經驗的不是經驗本身, 它經驗的是自然, 而自然就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面對的事物。在原始經驗中, 自然以其最本然的面貌同經驗發生交互作用, 而從中獲得的反省經驗要回到原始經驗中獲得檢驗。在這一過程中, 經驗本身擴大了它的意義。因此, 反省經驗既是原始經驗發展的高級階段, 同時也是原始經驗生發意義、整合自身的一個環節, 它們是內在統一、彼此連續的。

  我們可以從原始經驗與反省經驗的角度進一步看到自然科學研究和哲學研究的差別:自然科學研究中的經驗方法是從原始經驗出發的, 通過原始經驗獲得第二級的反省經驗, 而反省經驗的結果要重新回到原始經驗中進行驗證。哲學研究則是采取非經驗的方法, 它不是從原始經驗出發, 而是從反省經驗出發, 將反省經驗的產物作為整個世界的絕對基礎, 哲學中所出現的始基或本原, 無論是理念、主體、意識、絕對精神, 還是實體、存在、物質、物自體, 都是反思的產物或反省經驗的結果, 它們無法回到原始經驗進行驗證, 也無法“利用精煉的、第二級的產物來作為指出和回溯到原始經驗中某些東西的一個途徑”。26于是, 我們發現, 在自然科學研究中, 經驗都具有實驗性質, 它是人們探求自然的模式, 反思活動得到的結論是可錯的, 也是可糾正的, 任何結論都要不斷地受到原始經驗的檢驗, 反思活動所得到的結論會成為我們控制日常事物、擴大日常事物使用方法的手段和工具。但是, 傳統的哲學研究卻不具有這樣的實驗性, 非經驗的方法把哲學思考固著于反省經驗, 使哲學內在于反思之中成為純粹理性的認識, 它通過邏輯演繹和冷靜分析使哲學在自身之內成為真理, 任何實踐與情境的偶然變化都與其無關, 哲學的世界是一個超驗的世界, 是一個哲學家用哲學術語來思考的世界, 是一個不需要普通人理解的世界。于是, 哲學遠離了自然, 遠離了生活, 更談不上指導人們的生活實踐。

  杜威對傳統哲學的分析促使我們進一步思考哲學產生之時的初衷。在這里, 首先需要解決的是:哲學是如何起源的。哲學是起源于巴門尼德或柏拉圖的思考中嗎?顯然不是, 他們只是奠定了后來哲學思考的基本方式。哲學是產生于米利都學派對始基的確定中嗎?也不是, 他們只是確定了后來哲學思考的對象。并且, 無論是米利都學派還是巴門尼德、柏拉圖, 只是在特定的社會和情境中確定了這種哲學思考。事實上, 哲學有更古老的源頭, 梯利認為, “在神話的觀念中已經出現哲學思想的胚種, 即做某種解釋的愿望”。27羅素也認為, 神話與宗教對古希臘哲學的產生有深刻影響。28神譜學和創世說就是古希臘人用理論來說明自然和世界的嘗試。那么, 人們為什么要說明自然和闡釋世界呢?因為“人生活在危險的世界之中, 便不得不尋求安全”。29人們生活在一個動蕩的、不穩定的世界, 必須找到這個世界的秩序和規律性以便更好地控制它從而獲得安全感。在原始社會, 由于工具和技術力量的缺乏, 人們用神話來解釋世界, 并采取祈禱和祭祀的方式與超自然的神靈和解以獲得安全, 由此促進了宗教的產生。后來, 隨著人們技術水平的提高, 人們發現用工具和技術來面對經驗世界更安全, 由此促進了科學和知識的發展。宗教和科學是人們面對困境時回應世界的方式, 而哲學是“兩種因素的產物, 一種是傳統的宗教和倫理觀念, 另一種是可以稱之為‘科學的’那種研究”。30“只有以理性代替幻想, 用智慧代替想象, 擯棄超自然的動因作為解釋的原則, 而以經驗的事實作為探究和解說的基礎, 這時才產生哲學。”31因此, 哲學在產生之初是與人們的實際需要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的, 是為了豐富人們的經驗和知識, 以便提高人們在日常生活中應對險境、解決困難的能力。但是, 在后來的哲學發展中, 哲學家們逐漸忘記了哲學的宗旨, 哲學成為遠離生活、遠離實踐的理性分析和概念演繹, 對人們經驗的增長和生活的豐富毫無用處。

  杜威認為, 傳統哲學的思考方式是人類社會一定歷史階段的產物, 它的產生具有某種偶然性, 因而不應該把它當作所有哲學的前提接受下來。如果哲學研究能夠采用具有實驗性質的經驗方法, 不再以反思活動的產物作為研究對象, 而是以原始經驗本身作為研究對象, 就會改變傳統哲學以理性主義為基礎的二元論和獨斷論。經驗方法使哲學不再囿于近代的理性主義和認識論, 而是以原始經驗為基礎, 即回到前理性和前認識的日常生活中重新思考哲學的存在和意義。當哲學與原始經驗、日常生活建立密切聯系時, 任何哲學的結論都必須回溯到生活經驗或具體的情境中獲得檢驗, 哲學也成為可錯的, 成為實驗的, 它在未來會被不斷檢驗。但正是在這種思考與檢驗中, 我們獲得在具體的情境中處理具體問題的方法, 并且隨著情境的不斷增多, 人們的經驗會愈加豐富, 解決問題的方法會愈加多樣, 人們的生存實踐能力就會不斷增強, 人們的生活也會更加充實而有力量, 哲學的價值和意義也因此而得到彰顯。這樣的哲學不是研究先驗理性的哲學, 而是研究生活經驗的哲學。更確切地說, 哲學思考本身已不是目的, 它是生活經驗本身, 它面向未來, 不斷增加新的經驗, 拓展生活的意義。

  結語

  杜威將自己經驗哲學稱為“經驗自然主義”, 這一稱謂旨在改變傳統經驗觀的主觀性和認識論特征。在杜威看來, “經驗和歷史、生活、文化這些事情有同樣的意義”。32也就是說, 經驗的歷程也是生活本身的歷程。同時, 通過對經驗概念與經驗方法以及原始經驗與反省經驗的分析, 杜威揭示了經驗內部的動態結構, 一方面, 經驗方法和經驗的內在統一使經驗成為自身的創造性力量, 經驗成為一種活生生的探究過程;另一方面, 原始經驗和反省經驗的內在統一同樣體現了經驗的不斷生長的過程, 經驗正是在這些相互關系中展現出自身活力的。總之, 杜威的經驗自然主義具有生存論的意義, 體現了一種生命的探求活動, 并且通過這種探求, 生活成為充滿意義并不斷創造各種可能性的經驗歷程。杜威對哲學的改造是以他的經驗自然主義為基礎對整個西方哲學體系的重建, 哲學必須改變傳統的思考方式, 回歸到生活經驗中, 承擔起自己關注時代問題、指導生活實踐、豐富人生意義的使命。

  注釋

  1 Cornel West, The American Evasion of Philosophy, Palgrave Macmillan UK, 1989, p.88.
  2 洛克:《人類理解論》,關文運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83年,第68頁。譯文根據現代語法將“底”改為“的”。
  3 洛克:《人類理解論》,關文運譯,第68頁。
  4 杜威:《藝術即經驗》,高建平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05年,第12頁。
  5 杜威:《經驗與自然》,傅統先譯,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2005年,第3頁。
  6 杜威:《經驗與自然》,傅統先譯,第12頁。
  7 杜威:《經驗與自然》,傅統先譯,第3-4頁。
  8 杜威:《經驗與自然》,傅統先譯,第1頁。
  9 黑格爾:《小邏輯》,賀麟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95年,第427頁。
  10 黑格爾:《小邏輯》,賀麟譯,第422頁。
  11 John Dewey, Reconstruction in Philosophy, New York:Henry Holt and Company, 1920, p.95.--38
  12 杜威:《藝術即經驗》,高建平譯,第3頁。
  13 John Dewey, Reconstruction in Philosophy, p.86.
  14 威廉·詹姆士:《徹底的經驗主義》,龐景仁譯,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年,第2-3頁。
  15 杜威:《經驗與自然》,傅統先譯,第8頁。
  16 杜威:《經驗與自然》,傅統先譯,第8頁。
  17 亞里士多德:《形而上學》,吳壽彭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59年,第1-2頁。
  18 杜威:《經驗與自然》,傅統先譯,第26頁。
  19 “中介”是黑格爾《精神現象學》中的概念,是指真理在充分展開自身時所經歷的中間環節。黑格爾認為這些中介不是無意義的,是絕對真理不可缺少的環節。這里用來指經驗方法在整個經驗過程所起的作用。
  20 杜威:《經驗與自然》,傅統先譯,第21-23頁。
  21 杜威:《經驗與自然》,傅統先譯,第7-16頁。
  22 杜威:《經驗與自然》,傅統先譯,第9頁。
  23 杜威原始經驗與反省經驗的區分來自于威廉·詹姆士知覺性經驗與概念性經驗的區分,杜威將其進一步系統化了,并將其分別應用于實踐和認識領域中。
  24 杜威:《經驗與自然》,傅統先譯,第5頁。
  25 杜威:《經驗與自然》,傅統先譯,第6頁。
  26 杜威:《經驗與自然》,傅統先譯,第6-7頁。--41
  27 梯利:《西方哲學史》(上冊),葛力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75年,第20頁。
  28 羅素:《西方哲學史》,何兆武、李約瑟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07年,第36-38頁。
  29 約翰·杜威:《確定性的尋求》,傅統先譯,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1頁。
  30 羅素:《西方哲學史》,何兆武、李約瑟譯,緒論第1頁。
  31 梯利:《西方哲學史》(上冊),葛力譯,第20頁。
  32 杜威:《經驗與自然》,傅統先譯,第28頁。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双色球开奖日期